万应工场低代码平台——企业数字化困境破局之道

来源:财讯界 2021-06-01 16:21:54

导读:2021年,或许将成为互联网发展史中极为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和新挑战;在这一年里,如何在保持企业自身初心的同时,兼顾企业经济效益,亦成为多数企业想要探寻的一道自命题。湖南云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便坚持秉承“顺应趋势,创造价值”的经营理念,多年来深耕云和产业互联网,深谙新时代中国发展需求,积极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2020年,云畅科技正式商用自研低代码产品——万应工场。

五月鸣蜩,盛夏将至,互联网动态可谓是精彩纷呈,前有辣条专业班、柳州螺蛳粉产业学院的成立,后有小米跨界造车,就连近两年大受年轻人喜爱和追捧的“剧本杀”,也从重磅宣布推出VR沉浸式剧本,发展到打造IP、生产影视项目,并发力“剧本杀+沉浸式文旅项目”。

看客遍览要闻,只觉得新鲜惊奇、拍手叫好。然而有心人却透过现象看到了事物发展的本质——微观现象中隐含着互联网宏观发展规律,其发展脉络简单来说可以概括为:近年来,各行各业纷纷在转型线上线下一体化,而最终的落脚点则是以殊途同归的方式,期望能够逐步迈入产业互联网的康庄大道。

一、产业互联网发展势头愈加迅猛

何为“产业互联网”?

论及何为“产业互联网”,还得从互联网的发展史说起。

1991年8月的一天,36岁的小伙子——蒂姆·伯纳斯·李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WWW 网站 www.info.cern.ch(即万维网),并在之后宣布放弃专利申请,将万维网开放给全世界所有人使用,自此,互联网时代的序幕被正式拉开,人类向数字化世界迈出的创新步伐也从蹒跚学步转变为加速度疾跑。从“PC互联网”时代发展到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它深刻重构了人类的思维方式,同时也给全世界人类的生活方式带来了深刻变革。在多年之前,我们难以预料到互联网可以进阶到现今这种便捷程度——掌上购物、智慧出行、在线学习、云游戏体验......如今,“互联网+”早已融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能基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全方位满足人们的各类需求。

时间接着推移到2018年,这一年堪称产业互联网的风起之年,腾讯作为国内互联网巨头之一,表示将扎根消费互联网并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马化腾在公开信中更是对外宣称:“互联网的上半场已经接近尾声,而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一时之间,一语激起千层浪,“产业互联网”一词被迅速带火,全国各类企业、投资机构争相入场。

当然,结合辩证唯物论来看,任何事物的变化和发展,都是内因和外因共同起作用的结果,“产业互联网”的概念绝不是一夜之间凭空产生的概念。

那么,“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到底又有什么区别呢?

“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虽然都由各类数字化要素驱动,但二者在服务对象、发展模式、价值领域等方面有着根本区别。首先,消费互联网的服务对象为个人,通常为C2C(个人—个人)或B2C(企业—个人)的发展模式,它更侧重于满足消费者需求(即笔者在前文所述的马斯洛需求理论层次),从而推动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和升级。

而产业互联网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企业,通常为C2B2B2C(个人—平台—企业—个人)或B2B(企业—企业)的发展模式,它更侧重于通过重构人货场,对企业经营中生产管理、渠道管理、供应链管理等各个环节进行优化,从而赋能企业、促进产业整体运行效率的提升、实现“降本增效”,并助推产业链协同升级和产业生态深度融合。

当然,“产业互联网”绝非“产业”和“互联网”两个词语的简单组合,如果要给“产业互联网”这个词来一个简单粗暴的释义,它的核心主题其实就是通过各种科技手段将新技术与传统产业进行深度融合,让企业、产业实现降本增效,有效的把产业链上下游各个环节的核心要素聚合在一起,形成区域性合力,最终推动产业生态链的发展及交互延伸,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产业生态圈。

在近两年里,随着C端市场流量日益见顶、流量变现难度陡增,产业互联网发展势头愈加迅猛,国内各个互联网大厂也纷纷将协同办公领域作为发力起点,纷纷开始掘金To B市场,产业互联网的市场蓝海由此可见一斑。

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

据有关数据显示,预计2022年,中国GDP的50%以上将实现数字化,并将全面渗透各行业。IDC预测,2023年,将有超过90%企业在数字经济中构建“数字化原生”IT环境,数字化支出将在今后10年维持在高位。

在产业数字化发展如火如荼的数字经济新时代,湖南云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蔡鑫莹认为:“软件产业是数字经济的核心,而软件产业的核心在‘交付’”,他表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正面临着一个阶段性矛盾——即企业数字化需求日益渐增与企业传统数字化转型升级成本高、周期长、风险高、规范难等难点之间的矛盾。围绕如何破局企业所面临的这种数字化困境,蔡鑫莹提出“运用低代码技术实现基于敏捷开发实践的软件交付创新”,从而打破原有软件交付模式,将交付从静态运行的平台孤岛转向成协同的、融合的、共享的平台。作为集效率高、交付快、周期短、融合好、灵活性强等多重利好于一身的低代码平台,“在2020年,中国低代码市场规模已达19亿元,随着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增加以及平台生态型厂商纷纷入局,未来五年将保持高速增长,复合增长率达49.5%,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超200亿元。”,可以断言的是,低代码作为To B领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其潜力无穷。

二、低代码等新技术有力助推产业互联网发展

回溯互联网发展史可以发现,在从消费互联网逐步发展到产业互联网的过程中,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5G、低代码等新兴技术的涌现对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推动作用,这些新技术有力推动了各个产业生产流程、管理流程等要素的整体升级。但新软件、新产品琳琅满目,软件定制化开发成本又极高,数字化之路又非走不可,那么企业该如何选择出最适合自身的产品呢?

做个形象的比方,我们可以把互联网世界比作一场多人联机、在线打怪升级的游戏,许多企业玩家都已身处产业互联网主线副本之中。

但是当企业玩家准备继续热血升级,纷纷铆足了勇气,准备继续解锁关卡、过关斩将、迈向数字化转型升级之路的时候,却容易被数字化转型成本高、软件开发周期长及无法准确衡量的投入产出比而“劝退”。

而低代码的登场,就如游戏副本中的强力武器,由于它具有高效便捷、性价比高、应用广泛等诸多丰富的道具性能,一经问世,便脱颖而出,成为众多企业玩家眼中的“香饽饽”。

正如某央企信息技术部门负责人所言:“我们公司之前数据采集信息来源很多、数据格式各异、数据接口不一,整合困难,同时公司各部门间数据割裂,导致数据共享过程中的管理较为复杂、联动性和安全性都较差。去年,在创新大胆的采用低代码平台后,我们很惊喜的发现,万应工场低代码平台打破了信息孤岛,不仅能有力降低企业开发成本、缩短软件交付周期,还打破了以往信息孤岛状态达到了‘1+N’的产品效益,使公司实现成本最优化、效益最大化。”,同时他还形象的打趣道:“使用万应工场低代码平台,就如同给产业互联网赛道上的企业添加了多重buff加持,让数字化转型升级如虎添翼。”。

三、万应工场——企业数字化转型之路的buff加成

万应工场低代码平台是湖南云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而专注打磨、自研的低代码应用交付平台。

作为领先的低代码应用交付平台,它适合政府机构、园区、云厂商、通信运营商、金融机构、能源服务商、软件外包商等大中小型企业用来快速交付和运营软件应用。同时,万应工场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通过可视化的应用设计器,可拖拽式设计应用的界面、逻辑和数据,为客户实现精准定制、快速交付海量数字化应用。其具有超强的兼容能力,支持一键发布微信公众号、企业微信、小程序、H5、APP、Web等多形态应用,能够满足政企客户的多样化、个性化场景需求。

产业互联网发展势头愈加迅猛的当下,万物互联早已成为科技发展的主旋律,其中孕育着无限产业机会,市场蓝海也正在加速蔓延,由于低代码能完美契合产业互联网“降本增效”的原则,并完美满足企业发展生态的需求,已让部分先行企业刮目相看。

实现产业互联网绝非一朝一夕之事,但低代码潜力无限,云畅科技有充分的信心和责任担当去应对挑战,并将携手生态伙伴为产业经济发展贡献力量,共绘产业生态发展美好蓝图。正如蔡鑫莹所言:“展望未来,伴随着产业转型和经济发展趋势,技术和商业的融合势必会成为企业发展最为关注的领域,企业最终关心的还是价值。与其被动适应市场发展、裹挟前进,不如主动拥抱、把握机遇和挑战。”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