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凌宇二度闯关创业板,规范性问题曾遭重点问询

来源:时代周报 2020-11-17 14:09:14

随着城镇化的不断发展,资源紧缺、交通拥堵、污染加重等“城市病”日益凸显,为此,智慧城市应运而生。它通过感知、分析、整合城市运行核心系统的各项关键信息,对城市服务、公共安全、环保、民生、工商业活动在内的各种需求作出智能响应,构建宜居的城市环境。

北京时代凌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凌宇”)正是一家以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融合应用为支撑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提供商。8月27日,时代凌宇的创业板IPO审核进入问询阶段。

时代商学院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报告期内,时代凌宇的主要客户为政府及国有企事业单位,该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1.59%、57.91%、41.28%和62.58%,占比显著高于同期可比公司均值。此外,时代凌宇的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率逐年降低,致使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波动较大,该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

针对上述相关情况,10月27日,时代商学院向时代凌宇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该公司仍未回复。

一、两度闯关创业板,规范性问题曾遭重点问询

时代凌宇成立于2007年,2015年7月在新三板挂牌。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黄孝斌,他通过直接与间接方式合计控制时代凌宇62.68%的表决权,对该公司经营活动有较强影响。除黄孝斌外,持有时代凌宇5%以上股份的其他股东还包括建投华科(持股9.67%)、凌宇之光(持股9.56%)、阿里创投(持股7%)。

招股书中,时代凌宇在“风险因素”中提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黄孝斌能够对公司决策产生重大影响并能够实际支配公司的经营决策。本次发行完成后,黄孝斌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如果黄孝斌利用其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等方式对公司的各种经营决策进行不当控制,侵害中小股东利益,则公司仍存在实际控制人不当控制的风险。

资料显示,这是时代凌宇第二次冲击创业板IPO。早在2016年12月,时代凌宇就曾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材料,拟于创业板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月5日,在证监会公布的《北京时代凌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对该公司提出的问题多达51个,其中,规范性问题31个,信息披露问题14个,财务问题2个,其他问题4个。可见,时代凌宇的规范性问题受到证监会重点关注。

2018年5月8日,证监会官网显示,时代凌宇的首发上会未获通过。当时,发审委对时代凌宇提了5大类的问题,涉及疑似关联方、收入确认是否合规、第三方回款占比较高、业绩波动大、核心技术、持续盈利能力等方面。

二、客户集中度、采购集中度异于同行

报告期内(2017—2020年上半年),从产品类型看,时代凌宇的主营业务分为智慧城市解决方案、运维服务两类,2019年上述两项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93.06%和5.75%。

时代凌宇的主要客户为政府及国有企事业单位。报告期内,时代凌宇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3447.66万元、44241.65万元、33692.8万元和11560.23万元,占同期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59%、57.91%、41.28%和62.58%,可见,2020年上半年,时代凌宇对前五大客户的依赖度大幅提升。

招股书中,时代凌宇选取太极股份(002368.SZ)、云赛智联(600602.SH)、银江股份(300020.SZ)、恒锋信息(300605.SZ)、佳都科技(600728.SH)为同行可比公司。为此,时代商学院对比了上述5家可比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占比情况得知,2017—2019年,同行可比公司的均值分别为20.31%、20.23%和18.41%,显著低于同期时代凌宇的前五大客户集中度。

值得注意的是,2017—2019年,时代凌宇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17.51%、19.46%和32.61%,呈逐年增加趋势;同期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27.41%、22.03%和24.13%。不难看出,报告期内,时代凌宇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比例与同行也存在一定差异。

除此之外,报告期内,时代凌宇华北地区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17%、75.91%、49.6%和37.39%,该公司营业收入的区域集中度较高。虽然,时代凌宇业务已重点向华南、华东区域拓展,但华北地区以外的业务仍处于拓展期,一旦华北地区收入下滑,该公司的经营业绩将遭受不利影响。

三、营运能力下滑,偿债能力不足

除对前五大客户存在依赖外,报告期内,时代凌宇的应收账款和存货占比较高,占用较多营运资金,致使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波动较大,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

招股书显示,各报告期末,时代凌宇的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5.75%、44.79%、32.41%和24.41%;存货余额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9.14%、26.65%、26.94%和34.31%,两者合计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4.89%、71.44%、59.35%和58.72%,占比已超过50%。

而从营运能力看,报告期内,时代凌宇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73次/年、1.98次/年、1.79次/年和0.45次/年,同期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3.06次/年、3.04次/年、2.88次/年和0.98次/年;再者,报告期内,时代凌宇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74次/年、2.29次/年、1.98次/年和0.33次/年,同期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2.87次/年、2.83次/年、2.58次/年和1.24次/年。可见,凌宇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均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

报告期内,受经营性应收账款以及存货周转的影响,时代凌宇的现金流状况较不稳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146.51万元、2024.43万元、7959.63万元和-5742.48万元,2020年上半年甚至一度为负。

从短期偿债能力指标看,时代凌宇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时代凌宇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29倍、1.36倍、1.55倍和1.57倍,同期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1.98倍、2.06倍、1.97倍和2.13倍;时代凌宇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91倍、1倍、1.13倍和1.03倍,同期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1.28倍、1.44倍、1.32倍和1.95倍。(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郑少娜)

标签:闯关创业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