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营收不足上年一半,夜游经济再拖后腿

来源:中国家电网 2020-11-24 09:59:17

继2019年遭遇上市以来首次净利润同比下滑之后,2020年利亚德的失速依然在延续,加码智能显示亦未能成为扭转这一局面的“法宝”。10月底,利亚德发布的三季度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利亚德营收44.87亿元,不足2019年90.47亿元营收的一半,同比减少28.94%;归母净利润3.16亿元,同比下跌60.63%。

对于这样一份并不尽如人意的成绩单,利亚德解释称,第三季第营收环比下降主要是夜游和文旅板块由于项目结算推迟导致确认收入减少,海外疫情原因导致海外收入持续下降;而净利润环比下降幅度较大主要原因则包括境内及境外整体营收减少、夜游和文旅板块毛利率下降、以及新产品新技术研发投入增加等。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以LED显示为主业的公司,利亚德自去年以来便宣称大力发展智能显示,并优化和压缩近年来表现不佳的夜游经济业务板块。但从目前来看,除了二者在营收上比重的此消彼长以外,这一调整对利亚德业绩改善的成效并不明显。而显示种类方面,作为利亚德重点加码的新兴业务,其MicroLED商显和消费电视则尚处起步阶段,短期内对于营收的贡献有限。与此同时,MicroLED显示的发展还面临技术瓶颈、良率及高成本等带来的挑战,距离市场规模释放、甚至走向大众化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可以说,对于走过高增长阶段,2020年恐将面临上市以来首度营收下滑及连续第二年净利润下滑的利亚德而言,尽快走出在业绩上的挣扎已成为其当下更为迫切和现实的问题。

智能显示营收、毛利率双降,夜游经济再拖后腿

综合利亚德高层的表态及利亚德主营业务构成的变化来看,在近几年夜游经济业务受到政策影响较大的背景下,对于智能显示业务的加码及夜游经济的压缩,是利亚德近两年的重要举措和调整方向。

2019年11月,利亚德董秘兼副总裁李楠楠曾在回应相关机构调研时表示,2019年是公司大力发展智能显示,优化夜游经济业务,截至报告期(2019年三季度),调整已见成效。具体而言,其指出,随着夜游经济板块占比逐步下调,智能显示保持稳定增长,利亚德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营收及净利润环比增长,业绩呈现明显上升趋势;另一方面,夜游经济占比减小,使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逐个季度提升。

但从2020年的情况来看,原本在利亚德看来已初见成效的业务调整似乎并非未向其所预期的方向发展,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其遭遇了主营业务收入齐跌的“滑铁卢”。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利亚德智能显示营收比重持续提升至78%,较去年同期增长8个百分点。但与之相反,该项业务的营收却明显下滑,由去年同期的44.39亿元下降至34.92亿元,毛利率也由33.20跌至29.81%。

而作为利亚德“动刀”的主要部位,继2019年因夜游经济收入受到政策影响及未来几年该板块业绩存在的不确定性计提商誉减值3.36亿元后,2020年利亚德对这一业务的压缩仍在继续。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利亚德夜游经济营收5.4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40亿元腰斩,同时占营收的比重也由18%降至12%。另据利亚德方面透露,未来其夜游经济板块将保持在10亿左右的规模,但从前三季度的表现来看,2020年其恐已很难实现这一预期,而其规模过快的下滑对利亚德整体业绩造成的影响也正在显现。

回顾这一过去几年屡被利亚德“点名”的主营业务,受单个项目规模减小、行业激烈的价格竞争,以及2018年以来政府“去杠杆”政策和整治亮化工程过度等政策影响,利亚德夜游经济的收入规模和盈利水平均呈现较为明显的下滑趋势。以2019年为例,该业务营收13.50亿元,同比下滑11.84%,成为利亚德唯一增速下滑的主营业务,同时毛利率下滑6.8个百分点至31.35%,与行业平均水平相当。更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夜游经济主要客户为政府,且这一项目被划分至基建类项目,付款分两年进行,其对利亚德现金流、应收、存货等方面都存在一定影响。由此,利亚德对付款周期长、风险大的一些地方政府项目进行有选择性放弃,并调整主营业务比重,压缩夜游经济。

除此之外,作为今年前三季度合计占利亚德总营收10%的另两项目主营业务,其文旅新业态和VR体验业务尽管毛利率有所提升,但与智能显示及夜游经济“亦趋亦步”,二者营收同样有不同程度下滑。具体而言,文旅新业态营收由去年同期的4.25亿元降至2.63亿元,而VR体验则由3.06亿元下滑至1.79亿元。如果说2019年利亚德净利润下滑还可以归因于夜游经济的拖累,那么今年以来利亚德略显惨淡的业绩表现,无疑是其主营业务全面下滑的结果。

同夜游经济类似,利亚德文旅新业态多为政府项目,近两年亦受到去杠杆的影响,今年受项目结算推迟及疫情影响出现业绩下滑。VR体验方面,利亚德此前宣布拟将VR体验业务板块单独拆分上市,目前重组工作全部完成。在利亚德看来,此举有利于更好发展其VR体验业务。而从深层次来看,这与其加码智能显示的策略不无关系。今年7月,利亚德称未来三年将不断增加智能显示占营收的比重,同时在显示领域提高市场占有率;9月的InfoCommChina展会上,利亚德董事长李军更是表示,为了专注智能显示,接下来将陆续把其他业务尽可能多地分拆出去。显然,利亚德对目前已占据其营收近8成的智能显示业务热情颇高,但从业绩上来看,该板块今年前三季度近10亿元的营收下滑并未能与之匹配,甚至加剧了利亚德的“失速”。

押注MicroLED、布局消费电视,短期内规模有限

与在主营业务上大力发展智能显示对应,在显示技术上押注MicroLED是利亚德另一大代表性举措。李军此前曾表示,MiniLED只是背光显示技术,是LCD的一次过渡,最终一定会被采用自发光的MicroLED面板所替代。所以利亚德决定直接跳过MiniLED这一阶段,直接进入MicroLED领域。

具体动作方面,今年7月,利亚德发布了40英寸2k(P0.4)、54英寸2k(P0.6)、67英寸2k(P0.7)、81英寸2k(P0.9)四款量产MicroLED商用显示产品;随后的10月29日,利亚德旗下合资公司利晶微电子在无锡的MicroLED基地投产,而由利亚德、晶元光电、利晶三方组成的“MicroLED研究院”也正式成立,并在当日发布了MicroLED显示技术及应用白皮书。

据悉,利晶投产将分三个阶段进行阶段推进。第一阶段,大尺寸MicroLED商显产品及家庭影院,以及MiniLED背光产品,主要用于PAD、笔记本电脑、电竞屏等;第二阶段,应用范围拓展至AR、VR等特定应用领域,手表、眼镜等;第三阶段,MicroLED将开始渗透电视等大众消费型电子市场。其第一期投放期为2020-2022年,预计2022年达产后产能将达到自发光模组1600kk/月,背光模组20000套/月。

在利亚德看来,2019年前后MicroLED产品的性价比和稳定性都有了质的飞跃,2020年其迎来了MicroLED在超大尺寸商用领域产品的规模量产和市场应用爆发,而利晶的投产则大大推进了MicroLED产业化的进程。与此同时,超高清视频产业的爆发,为MicroLED显示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在这样的背景下,伴随着成本下降、市场空间进一步打开,MicroLED显示未来潜在市场比小间距市场规模有几倍甚至几何倍数的扩大。

然而从目前来看,无论MicroLED显示市场或是利亚德对其的拓展,都可以说处于起步阶段。根据IHSMarkit此前发布的报告,其预测全球MicroLED显示屏出货量在2019年和2020年总和将少于1000片。到2026年,出货量有望上升至1550万片,占全球平板显示器市场的0.4%。今年10月,三安光电副总经理、技术中心总经理徐宸科在TCL华星光电全球显示生态大会上也曾预测,MicroLED在2021年至2023年是进入期,会走入穿戴、车用、AR/VR市场;2024年步入成长期,将走向大众化市场的应用。

而利亚德三季报则显示,其今年前三季度MicroLED商显业务的收入为1259.49万元,在利亚德收入中的占比仅0.36%,2019年同期该数据为0%。在此前回复投资者的提问中,利亚德方面表示,目前MicroLED需求集中在大型企业客户或政府部分,单个规模不会太小,其他客户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培育,大概明年做计划时对市场的需求量会有更明确的判断。

不仅如此,MicroLED的发展还面临技术瓶颈、成本、利润等限制。据业内人士表示,目前MicroLED在技术上还需克服巨量转移、良率、检测和生产设备等技术障碍,李军此前也表示巨量转移技术仍是影响MicroLED发展的关键。而在成本上,据利亚德介绍,MicroLED模组的成本中,目前芯片大约占35—40%,PCB板约占20—30%,生产制程约占20-30%,良率提高也可省去中间环节使成本下降。由此,除了继续突破多项技术瓶颈之外,从多个方面改善成本、找到性能与成本的平衡点同样是MicroLED规模提升的必备条件。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伴随着MicroLED量产,利亚德还进入消费电视领域以扩大自身业务边界。2019年11月,利亚德在其秋季新品发布会上推出自创电视品牌LEMASS,加之2015年收购的美国视听品牌PLANAR,全面布局消费者超大屏领域。随后,PLANAR品牌在今年CES期间发布了三款MicroLED产品。渠道布局上,PLANAR还于今年6月同国美零售达成独家战略合作,并推出三款MicroLED电视。据悉,目前PLANAR的MicroLED电视涵盖110英寸、135英寸和216英寸等多款机型,此外其还推出98英寸4K、86英寸、75英寸等全尺寸系列LED电视。销售方面,截至今年8月底PLANAR消费电视已出货2700台;业绩上,利亚德前三季度消费电视收入162.68万元,占总营收0.05%。

但综合来看,利亚德这一操作并不被外界看好。一方面,电视行业已步入存量市场,在市场需求乏力、价格战激烈的背景下,中国彩电市场过去两年连续遭遇零售额规模下滑。今年,在疫情及面板涨价的冲击下彩电市场亦难以摆脱低迷局面,奥维云网预计全年销量4534万台、销额116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4%和14.9%。而在新型显示技术竞争方面,OLED、QLED、激光和MicroLED为主要趋势,但MicroLED超高的价格无疑将使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走进寻常百姓家,同时产业化亦不具备优势。以PLANAR发布的135英寸MicroLED电视为例,其定价为17万元,而三星146英寸TheWall的价格则超过200万元。对此,PLANAR全球消费者业务总裁金永男也表示,“虽然利亚德在LED的B端业务已经取得了许多成绩,但PLANAR在C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据TrendForce集邦咨询总结,电视、显示屏应用的MicroLED芯片用量将远比其他应用多,一台75英寸大型显示器的4K分辨率,至少需要使用2400万颗的RGBMicroLED芯片当作子像素作排列,因此从MicroLED芯片至巨量转移的制程加工及材料成本将会居高不下。短期内,技术与成本问题将会是进入市场最大的挑战,而由于未来电视将会朝大尺寸及高分辨率发展,还将会增加MicroLED制程中的巨量转移、背板、驱动、芯片、检测及维修等技术的困难性。除此之外,还曾有资深电视产业专家对中国家电网表示,目前产业不再像之前那样一味神话MicroLED、追求Micro的间距,转而更加务实地选择MiniLED成为新的现象。在他看来,无论作为背光还是直显,MiniLED在当下已是形成统一认识的中间技术。

标签:夜游经济营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