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持续下滑市值蒸发超九成 不断摸索新的模式 少儿教育能否成为趣店的“救命稻草”?

来源:极客网 2020-12-21 11:44:23

12月17日尽管在不断摸索新的模式,但不可否认趣店还在遭遇“断崖式下滑”。

12月14日,趣店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趣店在该季度营收同比下滑67.2%为8.49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43.2%为5.92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同比下滑45.7%为5.76亿元,这已经是趣店连续三个季度显露颓势。财报发布后,趣店股价下跌6.02%为1.25美元/股,市值仅为3.17亿美元。

作为踩着互联网金融风口迎头而上的趣店,曾经在热火朝天的校园贷市场重金布局,随着监管的严格,校园贷行业被肃清整顿,趣店也因此停止线下地推。尽管现在已经是美股的上市企业,但这段依靠校园贷发家的过程仍旧是趣店的黑历史。

在断臂校园贷后,趣店瞄准了成人消费贷,并在支付宝的助力下迅速积累了大批用户,短短三年的时间登上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彼时昆仑万维的董事长周亚辉还曾表示,“罗敏的目标是500亿美金的公司。”如今三年过去,非但曾经的雄心壮志未能实现,整个公司也呈现出一种后续无力的状态。

市值蒸发超九成,多业务布局屡受挫

“出道即巅峰”这句话放在趣店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比起上市初期35.4美元/股的价格来说,如今的市值蒸发已经超过了90%。在第三季度趣店融资收入同比下降38.9%;贷款便利化收入和其他收入同比下降69.6%;销售佣金收入同比下滑74.1%;应收款项拨备和其他资产同比下滑87.1%。用户方面,截止到2020年9月30日为止,趣店累计服务用户数环比下滑18.2%为8125万人。

究其原因还是趣店信贷业务在大幅度下滑。趣店方面表示,“第三季度,我们对现金信贷业务的运营保持了审慎的态度,因为有关网络借贷的监管正在迅速发展。”钻了监管的空白,如今也因为政策收紧而付出了代价,除此之外,与蚂蚁金服的“分手”也是造成趣店业务受到挫败的关键原因。

在趣店的招股书中,曾有这么一段话,“蚂蚁金服在各个方面为我们提供经营服务,如果蚂蚁金服所提供的该服务由于任何原因受到限制、禁止、缩减、效率低下、价格上涨,或是导致我们的借款人无法使用,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的确,在与蚂蚁彻底分手后趣店迎来了一季度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此后便一直未曾重返高光时刻。

焦虑的趣店曾将苗头对准了奢侈品电商,但在垂直电商中,想要做奢侈品并且把奢侈品做好的难度不可谓不小。精准的人群定位、品牌商的傲娇、敏感的价格以及货品的真伪都成为了影响奢侈品电商前进的阻碍。迄今为止,万里目这个业务并未能够成为趣店新的增长曲线,即便大手笔投资寺库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也仍然没有改变万里目前途未卜的命运。

投身少儿教育,能成为趣店的“救命稻草”吗

趣店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在财报发布后曾坦言,“鉴于今年宏观经济和整体信贷周期的不确定性,我们一直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同时,继续努力探索新的市场机会,包括但不限于儿童素质教育行业。”但目前趣店在该方面何时布局,会如何布局等都并未宣布。

但目前这个赛道的风靡堪称惨烈,特别是今年以来入局教育赛道的玩家增多,其中不乏资本巨头,各个企业还正处于烧钱抢占市场的阶段,亏损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对于趣店来说,想要探索教育市场,其流量从何而来?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趣店对于流量的探索并没有多积极,在校园贷时期通过线下推广的方式其后又有支付宝九宫格的流量输入,缺乏自己的流量入口。如果说通过烧钱的手段营销,根据第三季度的财报可以看到,目前趣店拥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人民币为14.891亿元,限制性现金人民币为1.416亿元,加之教育赛道的烧钱属性,留给趣店的时间和资本并不多。

其次对于趣店来说能否静下心来做教育也同样重要。教育是一个慢赛道,趣店能否耐得下性子去做,并且对于一个缺乏教育积累的企业来说该怎么去探索这样完全陌生的赛道,怎么与其他教育企业做差异化划分,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对于目前的趣店来说,其对教育赛道的想象和布局还不足以撑起资本市场对上市公司期待。

标签:市值蒸发业绩少儿教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