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锐教育再陷纷争 有300多个校区 被指退费难 家长:有点无孔不入,搞我们太容易了

来源:北京时间财经 2020-11-24 10:42:41

近日,据浙江电视台《1818黄金眼》报道,今年5月,葛女士花7万多元给女儿在精锐教育报了补习班,可半年下来,葛女士女儿的数学还是不及格,她觉得“补习一点效果都没有。”

据葛女士讲述,今年上半年,她听说一家叫精锐教育的辅导机构,可以制定个性化学习方案,葛女士就想让女儿去补习试试。于是今年5月,葛女士在精锐教育一次交了7万多块钱,签了两份合同,给当时还在上初二的女儿买了270个课时,进行一对一补习,机构还额外赠送99个课时。

但她觉得女儿现在考试成绩甚至比原来更差,“120分的考试考了57分。我不是要当学霸,我是来把成绩提高一点,希望能进优高。我觉得精锐的教育有问题,我女儿在精锐教育学的东西是跟进学校里的,考试内容也是学校里的东西。但她初三上学期考过三四次了,数学都都是五六十分,没有及格。”

对此,精锐教育杭州下沙校区的邱校长表示,葛女士的女儿基础较薄弱,如果想要在学习新知识的阶段把成绩提上去,仅靠每周两小时的补习是不够的。

目前,葛女士坚持要退费:“报名给我的时候,592元一节课分三课时。我按这个退,上过的课就算了,但没上的课要退掉,赠送的课要给我退掉。因为我孩子成绩一点没提升,反而耽误了时间。”

公开资料显示,精锐国际教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精锐教育”)成立于2008年,主要为中高收入家庭提供从幼儿园到高中的高课外一对一培训服务。2018年,精锐教育在纽交所上市。据官网,截至目前,精锐教育在全国覆盖60多个城市,有300多个校区,服务学员家庭已超100万。2019年11月底,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别名“学霸张”)财富值一举上升20%至30亿元,排名《2019胡润百学·教育企业家榜》第26位。

针对上述纠纷,时间财经致 电精锐教育总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并不知道此事”,并提供相关对接人电话;时间财经随后多次拨打该联系方式及精锐教育董秘办电话,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此外,时间财经以家长身份咨询了精锐教育杭州下沙校区一位工作人员,该人士表示,“我们是上市机构,要给家长保障。如果家长中途觉得补习效果不理想,肯定是可以退费的,退费则是按未补习的课时来退。”至于是否可达到补习效果,该工作人员举例称,“杭州下沙区曾有一各科成绩都很差的学生,总分200来分,在精锐教育补习一个学期后,总分直接提高了150分。”

退费难?

时间财经留意到,目前在黑猫投诉、21CN聚投诉以及新浪微博上,不少网友表示在精锐教育遭遇了“退费难”的问题。

黑猫投诉上,“用户75146581899”于10月23日发帖表示,自己是在9月30日去精锐付款,10月份补课三次,在过程中和对方有纠葛,对方不停的让我补课,“说是赠送晚托班,到了那边不停的骗家长要补课。期间补课三次,其中一次根本没有补,我花一千块只补了九个标点符号。”

此外,该用户还表示:“最过分的是和对方纠葛之后,上海精锐亚新中心店故意把孩子放在一个无人的教室,一直到晚上十点也没有理睬孩子。把一个十岁的孩子一人凉在一边,这个行为和性质都极其恶劣,还有孩子的安全问题。”

此外,家长周丽(化名)告诉时间财经,“精锐教育主要问题是老师水平一般,一次缴费过多,现在好多家长想退费不给办理。”她的一万元学费,精锐教育仍没有退还。

另一位家长王娜(化名)则表示,其经历了漫长的半年,在通过有关部门投诉后,才终于退费成功。“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退款,但我在大众点评上看到很多家长忍无可忍以后,会在当地的精锐机构下面做评价。”

随后,时间财经在大众点评上搜索关键词“精锐退款”,在精锐至慧学堂(右安门中心)、精锐高端辅导(朝阳北辰学习中线)等店铺发现多条差评。

就在10月30日,精锐至慧学堂(右安门中心)店铺评论区,一位用户表示,“去年交了两年的费用,今年发现课程并不适合孩子,想办理退费,简直难于上青天。疫情期间,这家机构还让老师联系家长续费,我们那个时候还有一年半的费用没有消掉,这不明摆着告诉你:我们缺钱了,给我们点钱!”

关于后续退费,该用户表示,精锐教育答应要退费,但到了承诺时间,“就告诉你,非常抱歉,我们流程怎样,我们总部……”此外,该用户还称,精锐至慧学堂(右安门中心)教师的资质并不匹配350元/一节课的学费。

针对为何会遭遇退费难等问题,王娜担心牵扯到孩子,不愿向时间财经回答相关问题,“他们有点无孔不入,精锐教育是上市公司,搞我们太容易了”,王娜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消费者协会也于近日表示,“校外教育培训消费纠纷解决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采取了预收费经营模式,一些无良商家打着“充值享优惠”的旗号,通过大额折扣诱惑消费者预交大量费用,因缺乏有效的资金监管体系,消费者的预付费可能被商家挪用,后期商家跑路或经营不善,消费者维权困难。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使网上收集预付费变得极其便捷,也为卷款跑路行为开辟了通途,甚至被不法分子实施集资诈骗行为所利用。部分地区的行政机关、法院也积压了大量相关案件,消费者权益亟待有效维护。”

前三季亏损5.6亿

早在2018年上市之初,起家于上海的精锐教育就一直在忙着“买买买”,希望通过大举并购来扩大业务版图。据界面此前报道,精锐教育宣布投资的品牌超过20个,包括小小地球、华英教育、巨人教育,投资在线K12辅导等。

不断并购背后,是精锐教育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处境。根据财报,2017年到2019财年,精锐教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58亿元、28.63亿元、39.9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4.60%、39.13%和39.51%;净利润为2.59亿元、2.46亿元、2.4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6.69%、4.98%、0.23%。截止到2020年5月31日,精锐教育2020财年前三季度收入下滑近10%,归母净利大幅下降达454.40%,亏损5.60亿元。

2020年8月18日,精锐教育公布截至5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业绩。 财报显示,精锐教育2020年财年第三季度净营收为7.45亿元,同比下降31.9%。月均在读生为160438人;归母净亏损为4.54亿元,上年同期录得净利润1.09亿元;毛利为2.62亿元,同比下降52.4%。此外,精锐教育2020财年三季度短期债务出现大幅增加,短期债务达7.11亿元,而截至到2020年2月29日,精锐教育短期债务为2.65亿元,单季度增长近4.5亿元。

今年2月,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曾表态,疫情倒逼之下,精锐教育将选择all in OMO(线上线下融合)模式,押注“在线板块”的增长。

而在精锐教育转型的关键时期,今年初,精锐教育高层却变动频繁。自2019年高级副总裁ZhuxiuDong和CFO李东离职后,1月31日,精锐教育宣布,原高级副总裁柯金书被任命为首席教育官。

同日,独立董事张敏也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由合一资本创始合伙人、光影工场影业董事长许亮接任。2月11日,精锐教育再发公告称,公司负责幼儿教育高级副总裁孟晓强和技术研发中心副总裁马牧原,因个人原因离职,二者均于2014年加入精锐教育。

从二级市场来看,2018年3月底登陆纽交所的精锐教育近年来股价呈现持续下滑态势,截至2020年11月23日收盘,精锐教育每股报价为4.25美元,较上市时市值跌逾60%。(北京时间财经 武竹一)

标签:精锐教育退费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