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送员杨勇成为每日优鲜在全国第二个前置仓的骑手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21-07-06 16:17:38

6月25日,每日优鲜作为“社区零售数字化第一股”,正式登上了美股纳斯达克的舞台。在北京举办的敲钟仪式台上,金色的礼花伴随着潮水般的掌声一顷而下,在西装革履的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和联合创始人曾斌中间,一个皮肤黝黑,穿着洋红色工服的身影格外显眼,他就是每日优鲜的配送员杨勇。

2009年,70后杨勇从老家黑龙江来到北京,他开过酒店,送过外卖,然后在2015年,成为了每日优鲜在全国第二个前置仓的骑手。

杨勇回忆,刚开始送单那会儿,每日优鲜前置仓数量少,每个前置仓的覆盖范围还很大。有一天当送完几十单后,一个用户从远在七八公里的地方订了一单,杨勇想着再远也得让用户按时收到货,于是咬牙骑车送了过去。返程途中,电动车彻底跑没了电,他只能自己推着车走了三四公里返回仓里。

作为每日优鲜资历最老的骑手之一,杨勇身上有很多“印记”。腿上的淤青“印记”是摔跤摔出来了。从事最后一公里配送的工作,无论是生鲜到家、外卖、跑腿代购还是闪送,工作中摔跤都是不可避免的事儿。杨勇有一个惯,摔倒后,只要人还能起身,一定先看货是否安然无恙,再看手机是否能正常联系上用户,之后才看自己摔到了哪儿。

手上黑白分明的“印记”是常年风吹日晒留下的。按照规定,每日优鲜的配送员都需要佩戴无指手套作业,时间一长,褪下手套,之前没被“掩护”的10个手指就变得黝黑且满是吹痕。在一线,骑手们经常拿着一双“熊猫手”开玩笑,说那是他们“劳动最光荣”的证明。

肩上的勒痕“印记“则是搬货物搬出来的。北京一些小区封闭管理,配送员只能把车停在小区门口,步行给用户送货上门。没有安装电梯的居民楼,配送员都是一步步爬楼将货品扛上楼。杨勇惯用右肩扛货,时间久了,肩膀上便留下了勒痕压痕。

最让杨勇印象深刻的,还是2020年初疫情暴发时的经历。那时大家出门购物颇多不便,前置仓每天都因为猛涨的订单量而爆仓。那段时间每个订单的货都比常多了很多,重量自然也沉了不少。杨勇通常早上6点半到仓里,一干就要干到晚上10点半收工,亲戚朋友发来的慰问消息、过年视频,他一个也来不及看。

工作的时候,杨勇总是一次尽可能多拿一些订单,把车子前前后后都塞满。为了节省时间多送点儿订单,他每天抽空吃几口方便面就算一顿饭。连吃一段时间后,如今口味再好吃的方便面也让他觉得难以下咽了。

说起他骑手生涯里单日送单最多的纪录——135单,也是在疫情期间创下的。那是每日优鲜骑手日常均每天配送单量的2.5倍还多,一趟趟跑下来,他的腿都不听自己使唤了。那天结束工作回家,刚吃了一口饭,想在沙发上伸个懒腰放松一下,杨勇直接秒睡了过去。他还记得疫情期间自己送过一个价值2000多元的“大单”,等送到用户家里,才知道那是用户为自己和另外两家亲戚,三户家庭总共十几口人买的生活必需品。

据了解,从每日优鲜创立至今,台上一共有22000名骑手为用户提供过服务。他们或多或少都有类似杨勇的经历,辛苦穿梭于城市的楼宇之间,为的只是让用户都能更快地收到他们心仪的商品。“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天上不下刀子,该送的就得按时送到。”杨勇说。

如今,杨勇已经从一名普通骑手,变成了北京一家前置仓的骑手长,负责管理20个骑手,他前前后后收过100多个徒弟。现在除了送货,杨勇还会花更多精力来培训骑手,除了告诉他们送货途中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逆行,不要闯红灯;也会告诉他们每送一单,都要双手捧着购物袋递给用户,说上一句“您好,您的每日优鲜到了”。遇到选购冻品的用户,还必须得叮嘱上一句:“记得尽快放冰箱。”

站在每日优鲜登录纳斯达克的敲钟仪式现场,杨勇说他始终有点懵。这些年在每日优鲜打拼的薪水,让他用于家庭各项支出,也让远在老家的女儿和班里的其他同学一样,报上自己喜欢的课外班,但能站在中心位参与纳斯达克上市仪式的敲钟,绝对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你说我做啥了吗?其实我也没做啥。我就记得公司领导跟我说过,我们做的是服务行业,要做的事儿不是把东西送到就行了,还必须得把用户服务好。我以前是这么做,以后也会这么做,还得带着我的徒弟们都这么做。”杨勇说道。(记者李佳)

标签:配送员每日优鲜前置仓敲钟仪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