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纳药厂业绩增长放缓 重营销轻研发 新药陷专利纠纷

来源:新金融观察 2020-12-14 16:50:45

营收净利增长放缓

华纳大药厂于2001年成立,主营业务为化学原料药、化学药制剂和中药制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早在2016年,华纳大药厂就曾申请创业板上市,但因为申请文件不齐全被中止审查,直到今年4月,其才转战科创板。据招股书内容披露,此次华纳大药厂拟募集资金13.82亿元,用于投资高端原料药物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年产30亿袋颗粒剂智能化车间建设项目、中药制剂及配套质量检测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药物研发项目。

2017-2019年,华纳大药厂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5亿元、6.13亿元、8.25亿元,同期内净利润分别为0.6亿元、0.88亿元、1.16亿元,绝对数值上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然而,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增长率都出现大幅下滑。收入方面,2018和2019年的同比增速依次为63.59%和25.64%;净利润方面,2018年和2019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48.08%、23.72%。

同时,随着业务规模和营业收入的增加,华纳大药厂的应收账款和存货都出现上升的趋势。

报告期内各年年末,华纳大药厂2017年、2018年、2019年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0.39亿元、0.74亿元和0.85亿元,逐年上升,同时,相应的坏账准备依次为255.04万元、437.51万元和471.7万元。对此,华纳大药厂也坦承,若客户因各种原因不能及时或无能力支付货款时,公司将面临发生坏账的风险,对公司业绩和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不仅如此,公司的存货余额也在逐年增加,存货周转率持续下滑。2017-2019年,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87、1.56、1.48,低于同行业平均值2.94、2.76、2.85。而华纳大药厂的负债率则连续三年高于同行业平均值。2017-2019年,华纳大药厂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8.72%、37.40%、35.03%,尽管出现下降趋势,但相比同期内行业平均值的29.07%、30.13%和31.93%还是高出了一些。

重营销轻研发

招股书内容披露,华纳大药厂的销售费用近几年一路上涨,从2017年1.14亿元增长至2019年3.72亿元,销售费用率从30.29%增长至45.07%,这个比例略微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值,而在销售费用中,最大的用途来自市场推广费中的学术推广费用。

2017-2019年,华纳大药厂市场推广费分别为0.98亿元、2.48亿元、3.55亿元,占销售费用比例分别为86.38%、94.45%、95.43%,占营收比例26.16%、40.47%、43.01%;其中,学术推广费0.91亿元、2.31亿元、3.22亿元,占销售费用80.51%、87.98%、86.51%,占营收比例24.39%、37.69%、38.99%。2019年一年,华纳大药厂就举办了3128场会议,平均每天将近8场会议,这也直接导致其学术推广费高达3.21亿元,成为利润表的最大减项。

对此,华纳大药厂解释称,“两票制”政策逐步推行,公司主要销售模式由招商代理模式向主渠道配送模式转变,产品销售价格提升,同时公司自主推广承担的销售费用也在增长。2019 年公司主渠道配送销售模式的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致使销售费用进一步提升、配送商模式销售占比持续增加,加上公司产品销量提升,导致市场推广费逐年增加。

与庞大的销售费用相比,华纳大药厂用在研发方面的资金却没有那么阔绰。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1519.62万元、2561.53万元、4542.64万元,占营收比例4.05%、4.18%、5.51%。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华纳大药厂研发费用中“委外服务费”从2017年513.63万元上涨至2019年2297.56万元,且占比从33.80%上涨至50.58%,呈现大幅度增长态势。

医药界业内人士杜先生对新金融记者表示,“作为药厂而言,研发、创新是重中之重,产品安全性高、治疗效果好、副作用少这些是最核心的竞争力,否则,营销做得再天花乱坠都无济于事,更何况学术推广在医药圈里很容易让人和医药腐败、贿赂挂钩,所以营销只可能在强有力产品的基础上锦上添花,研发和营销不能本末倒置。”

药品涉专利纠纷

华纳大药厂的部分产品的前景也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招股书内容显示,华纳大药厂超过一半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仿制药。2017-2019年,公司仿制药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1.65亿元、2.94亿元和4.52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44.08%、49.61%和55.04%。但是在仿制药层面,随着国家集采+省级集采平台的搭建以及国家医保支付体制改革的推进,仿制药产品价值回归步伐加快,仿制药产品价格下降已经是大势所趋。而环保标准升级、人工成本上升等因素又将导致成本上涨,长此以往,将直接影响到华纳大药厂仿制药产品的毛利率情况。

在创新药研发方面,华纳大药厂的情况并不乐观。

众所周知,创新药的研发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还要经过相当长的临床实验,这本身就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对华纳大药厂而言,除了其1类新药左奥硝唑片及原料药获得上市批准外,其他在研发的创新药产品还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或I期临床试验阶段,也就是说,这些产品未来能否成功上市,还有很大不确定性,更不用谈商业化前景了。

华纳大药厂在招股书中也表示,“如公司无法成功完成现有研发管线的临床开发、无法满足严格监管标准的药品生产要求、产品上市无法取得监管批准或药品的商业化出现重大不利因素,公司研发管线的顺利推进将受到较大影响。”

更重要的是,眼下唯一的这款新药左奥硝唑片还陷入专利纠纷。据招股书显示,2019 年8 月,南京圣和药业起诉华纳大药厂侵犯了其 ZL200510083517.2(左旋奥硝唑在制备抗寄生虫感染的药物中的应用)专利,要求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原告涉案专利权的涉诉产品左奥硝唑片,并立即销毁库存侵权产品,连带赔偿经济损失、承担案件的诉讼费用。

今年5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裁决,判决华纳大药厂立即停止对南京圣和药业专利ZL200510083517.2 的侵害,并赔偿相关经济损失。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华纳大药厂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未来如果败诉,将对华纳大药厂的经营状况产生负面影响。

(新金融记者 刘畅)

标签:业绩增长新药专利纠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