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托个贷业务疑云 利率过高曾引投诉

来源:经济观察网 2020-12-15 15:01:11

“针对个人的贷款利率一般多高?”“每个客户不同,只有借款时候才可以看到。一般年化利率不超过36%,借款期限在一年左右。”

“什么类型的个人客户才能够获得信托贷款?是如何进行筛选的?”

“一般情况是由云南信托推介的客户才能进行借款,会发短信告知客户可以在平台进行贷款。但是没有收到短信的客户不确定可不可以,可以去尝试下。客户是通过公司系统筛选获得的客户,公司自己风控模型。”

12月10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以个人身份致电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信托”)全国客服热线,就其“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的个人借贷业务进行咨询,展开了上述对话。

经济观察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一并未公开推广的业务,是在“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微信公众号上,以微信小程序的方式进行的。其前身是一款名为“云信小水牛”的业务。

据记者了解,该业务属于云南信托旗下个人信托贷款业务,即客户向信托公司申请现金消费贷款,信托公司将贷款发放至客户指定账户。与信托机构开展普惠金融业务不同的是:第一,该业务并非借助特定消费场景;第二,资金来源为自营资金,并非信托计划募集。据悉,云南信托也一直在消费金融领域深耕,与多家有消费场景的公司有合作。

对此,多位信托从业者对记者表示,根据信托牌照展业范围,信托机构可以直接对个人进行贷款,关键看利率是否合规。

不过,针对“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业务的开展,12月11日,接近云南信托普惠金融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公司旗下“云信小水牛”有过一批客户,也在尝试,后来没有再做自营业务了,目前仅仅提供查询服务。

云南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该业务前期不会向陌生人发短信,个人客户如果登录了网站或者平台,注册了没有提款,会发短信提示是否要进行提款。但该产品上半年逐渐暂停,目前仅用于此前贷款的客户进行还款。

另一位接近云南信托普惠金融部人士就该业务称:“目前没有主动营销客户。”

但是,12月10日,上述云南信托客服却对记者表示:“该平台目前仍然在正常做,但是要受到邀请的客户才能进行贷款,与是否在平台注册并无关系。”

据记者了解,2020年以来,部分此前涉及“云信小水牛”的客户因为放贷款利率过高在聚投诉、黑猫投诉等平台进行反映。

一位接近云南信托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2020年以来,云南信托消费金融业务整体承压,规模收缩得很厉害。受疫情影响,很多消费金融业务主动给客户进行延期、或者免息。另外,原先很多合作的客户也砍掉了一部分。

利率过高曾引投诉

据记者查询,“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微信公众号的简介为:“低门槛,自动化审批,快速解决您的资金烦恼”。这个公号曾两次进行更名:2018年1月31日云南信托注册“云信梦享金融”,2019年4月10日,“云信梦享金融”认证“云信小水牛”;2020年3月24日,“云信小水牛”认证为“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

不过,上述云南信托客服对记者表示,“云信小水牛”与“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功能相同,只是名称进行了变换。

记者进入微信公众号“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后发现,借款页面有一款热门产品“云融优贷”,介绍的信息为:产品期限为12个月,日利率为0.01%-0.1%。

以此推算,其折合年化利率为3.6%-36%。此外,该页面介绍信息注“最终借款利率与额度以审批结果为准。”

12月10日,对于“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目前是否仍然可以正常进行对个人进行放贷,上述云南信托客服对记者表示:“该平台目前仍然在正常做。”“但是不确定能借成功,我们是针对公司推荐的客户才能借,如果借款不成功就是不符合借款的条件。”该客服称。

但是,云南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客户现在申请不到该产品,上半年已经逐渐关停了,不能申请办理。

不过,2020年以来,有客户在聚投诉平台上因为云南信托此前发放贷款时利率过高问题进行投诉。

其中,2020年5月28日,一位客户于2019年9月1日通过平安银行APP入口,申请了一款名为“小水牛”的贷款产品,月利息为3%。该客户在聚投诉平台上反映,“平安银行推荐的分期贷款,3分的月利息!超过36%的年化利率,高利贷啊,不能提前还款。”

12月10日,上述云南信托客服对记者回应表示,此前平安银行为临时入口,目前临时入口已经关闭了。而且,公司合作的平台包括:平安银行信用卡、中信银行信用卡、抖音、微博等。

“客户可以通过合作的平台进行贷款,如果符合云南信托贷款条件,我们会发放贷款。”该客服表示。

无独有偶,2020年7月1日,另一位客户通过黑猫投诉平台反映,在携程金融申请贷款,但贷款实际提供方为云南信托,贷款日利率为0.095%,实际年化利率为34.2%,要求退还超过24%部分的利息。

云南信托针对个人发放贷款的利率区间设置是否合规?

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调整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4(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在此之前,一般个贷利率在24%-36%之间被视为“不受司法保护的区间”。对此,上述云南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高院发布规定适用范围为民间借贷利率,针对持牌金融机构并不完全适用,只要产品贷款利率不超过36%,不违规,不违法。

2020年3月24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云南监管局向一名信访者下发了《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2020〕9号),曾提及云南信托作为金融机构,在信托贷款中设定36%的年利率明显过高,未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并指出云南信托存在违规将授信、风控外包,发放过高利率贷款等多项不合规问题,被云南银保监重点关注、依法采取监管措施和责令整改。

上述云南信托相关负责人也对记者称,上半年以来,针对消费金融的整体贷款利率也在逐步下降至24%以下。

2020年9月8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信托公司个人信托贷款业务的通知》。提及在监管工作中发现,相关业务在调查、审批、协议签订、放款、收费、催收等多个环节仍普遍存在薄弱之处,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存在不足,对辖内金融机构声誉产生较大负面影响。该通知进一步规范辖内信托公司个人信托贷款业务。

消费金融整体承压

除了这类个人信托贷款业务,据记者了解,2020年以来,云南信托整体消费金融板块也在收缩,面临较大压力。

12月11日,上述接近云南信托的人士表示,云南信托的消费金融业务主要依托各类场景方、流量方展开布局,也包括汽车金融业务,但目前汽车金融业务是toB模式,即给各类车商提供采购车辆融资等,还没有做到C端;消费金融业务的主要模式给流量方、场景方做助贷,同时一般要求提供劣后资金,云南信托募集资金作为优先级,信托计划直接向个人发放消费贷款,然后流量方、场景方提供回购、差额补足等担保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0月,由银保监会牵头的融资性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联合印发了《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补充规定》,要求为各类放贷机构提供客户推介、信用评估等服务的机构,未经批准不得提供或变相提供融资担保服务。对于无融资担保业务经营许可证但实际上经营融资担保业务的,监督管理部门应当按照《条例》规定予以取缔,妥善结清存量业务。拟继续从事融资担保业务的,应当按照《条例》规定设立融资担保公司。

不过,在上述接近云南信托的人士看来,还是有很多变通的做法,如优先劣后的安排、助贷方回购等,像以前的直接担保肯定不行了。

此外,该人士向记者表示,去年以来,云南信托有的项目不良开始走高,一是当时整个市场受P2P反暴力催收造成的,给贷后资产管理带来很大压力,逃废债较为严重;二是去年到今年以来场景“死”了一大片,包括教育、长租公寓等,这些又是云南信托消费金融场景布局的重镇。

据悉,当前布局消费金融的信托公司,除了云南信托,还有渤海信托、中信信托、外贸信托、五矿信托、中航信托、长安信托等,但因为信托公司资金成本高的原因,较少有机会与“BATJ”等流量巨头合作。

据了解,云南信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员工从事消费金融业务,且IT等中后台基础设施投入较大。此前,据一位参访过云南信托的信托公司董事长向记者透露:“去了之后发现IT等投入非常大,但相应的规模与创利又与之不甚匹配,觉得消费金融业务不足以作为信托公司转型的重要方向。”

关于信托业消费金融目前开展的情况,一位信托机构汽车金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信托行业纯信用消费金融也在收缩,向有抵押的消费金融方向发展,例如“房抵贷”、“车抵贷”等。今年以来,汽车贷款的逾期苗头比较明显。比如发现有客户共36期贷款,还了35期,剩余一期了,却无法偿付。

关于“云南信托个人信贷服务平台”的背景,据上述云南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资金成本比较高,另一方面,通过微信直接借贷,获客成本非常高,所以才会找助贷机构来合作。“以前最早的时候,想直接服务客户。因为觉得客户不在自己的手里,不能走长远。但是后来摊子铺得太大,发现对运营成本要求很高,所以才会逐渐找一个平台渠道合作。”该人士补充称。

针对云南信托消费金融整体的运行情况,该人士介绍,2020年上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很多消费金融业务主动给客户进行延期。而且此前消费金融的业务也进行了收缩。例如,逐步在压缩合作机构,慢慢只剩持牌的合作方为主。除非一些头部的科技巨头会留下来合作,其他的逐渐收缩。因为如果不是科技巨头,其他的合作渠道的客户无法支撑超过24%的利率。(蔡越坤 张力)

标签:云南信托个贷业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