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板上市 敲开A股大门 齐鲁银行业绩隐忧浮现

来源:新金融传媒 2020-12-28 11:48:09

总部位于济南的齐鲁银行,最早成立于1996年。在2009年更名为齐鲁银行前,这家城商行曾先后被称为济南城市合作银行、济南市商业银行。去年,齐鲁银行总资产突破3000亿元大关。

敲开A股大门

12月11日,齐鲁银行召开董事会会议。其中,有一项重要议程,即审议关于申请股票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的议案。当日的表决结果显示,该行董事会全票通过了相关议案。

就在前一天,证监会审核通过了齐鲁银行A股IPO申请。这意味着,齐鲁银行将由新三板转板至沪市主板。

2015年6月,齐鲁银行在新三板挂牌。3年多之后,该行又开启A股IPO进程。据齐鲁银行披露,该行于2018年11月向山东证监局提交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并获受理。2019年5月,齐鲁银行向证监会提交了A股IPO申请。

直至今年12月,齐鲁银行终于敲开了A股大门。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齐鲁银行本次IPO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自身资本充足水平。

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齐鲁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50%、11.76%、15.19%,各项指标均满足监管要求。但与银行同业相比,齐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同期平均数。据银保监会披露,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4%。

对齐鲁银行来说,本次IPO无疑有助于提升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

有意思的是,尽管齐鲁银行本次IPO申请获得通过,但有一些问题还是引起了证监会发审委会议的关注,其中就包括出险非保本理财产品等。

截至今年6月末,齐鲁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持有违约债券规模合计6.8亿元,同业投资中存在兑付风险的非标投资共计9笔。为此,证监会发审委会议要求说明,上述操作风险准备计提是否充分,是否符合行业惯例,是否可以足额弥补非保本理财带来的操作风险损失或未来资产回表带来的潜在减值损失等。

新金融记者就此向齐鲁银行总行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其回应。

盈利能力下降

作为总部位于济南的一家城商行,齐鲁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实际并非内资。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澳洲联邦银行以17.88%的持股比例位列齐鲁银行第一大股东。

齐鲁银行各股东持股比例较为分散。据招股书申报稿称,该行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自身股东及其关联方无法对股东大会决议产生重大影响,也无法控制董事会。

利息净收入是齐鲁银行最大的营业收入来源。2016年至2019年,齐鲁银行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依次为86.47%、89.10%、87.37%、77.86%。拆解利息收入构成看,齐鲁银行主要依靠发放贷款和垫款、证券投资这两大类资产。近些年,这两类资产合计利息贡献占比均超过九成。

为推动零售银行业务发展,齐鲁银行曾在招股书申报稿中提出,要大力发展资产类业务、信用卡业务、财富管理和直销银行业务,将其打造成齐鲁银行的明星业务。但从业务结构来看,齐鲁银行目前仍是一家以对公业务为主导的城商行。

2016年至2018年,齐鲁银行对公业务利润占比分别为55.14%、56.35%、52.49%。年报显示,该行2019年对公业务利润为26.46亿元,占比也超过51%。

在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下称净利润增速)方面,齐鲁银行近些年降幅较为明显。2016年至2019年,齐鲁银行净利润增速依次为38.33%、22.71%、6.83%、8.61%。尽管该行净利润今年前三季度同比增加9.68%,但也并未回到双位数的高增长水平。

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资产利润率是观察商业银行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但就齐鲁银行而言,该数据持续下降。2017年至2019年,齐鲁银行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依次为17.18%、11.78%、11.43%。今年前三季度,该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8.42%。

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一样,齐鲁银行资产利润率近些年也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至2019年,齐鲁银行的资产利润率依次为0.91%、0.86%、0.82%。

资产质量几何

在城商行中,齐鲁银行的资产体量并不大。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该行总资产为3392.88亿元。可作对比的是,城商行“领头羊”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同期的总资产均在2万亿元以上。其中,北京银行最高,已经突破2.8万亿元。

当然,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并不缺乏总资产过万亿的。除了上述3家,还有宁波银行、南京银行、杭州银行等。

以资产规模来看,齐鲁银行实际也不及山东另外一家A股上市城商行——青岛银行。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青岛银行总资产已经突破4400亿元。

目前,除了济南外,齐鲁银行展业的地域版图还包括天津、青岛、聊城、泰安、德州、临沂、滨州、东营、烟台、日照、潍坊、威海等。据去年年报披露,齐鲁银行在山东省、河南省、河北省也拥有16家村镇银行。但以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地区分布来看,济南的占比在50%以上。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齐鲁银行的贷款主要集中于济南、天津和聊城,而这三地的贷款占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4.32%、9.75%和8.88%。

风控是商业银行可持续发展的基石。在资产质量方面,齐鲁银行总体稳中向好。2016年至2019年各年末,齐鲁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依次为1.68%、1.54%、1.64%、1.49%。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47%。此外,在拨备计提方面,齐鲁银行也较为充足。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达214.22%。

据招股书申报稿披露,齐鲁银行的不良贷款主要来自于公司贷款(含贴现),且公司贷款(含贴现)不良率明显高于个人贷款不良率。截至去年6月末,该行公司贷款(含贴现)不良率为2.13%,而个人贷款不良率仅为0.34%。

究其原因,主要是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贷款在拖累齐鲁银行对公贷款质量。截至去年6月末,批发和零售业不良贷款占齐鲁银行对公业务不良贷款的29.67%,不良贷款率为4.46%;制造业不良贷款占该行对公业务不良贷款的60.89%,不良贷款率为6.32%。

分地区来看,截至去年6月末,齐鲁银行在聊城的不良贷款率明显高于其他地方,且已经超过5%。可作对比的是,齐鲁银行同期在济南、青岛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1%、0.34%。

标签:A股转板上市齐鲁银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