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龙高科大涨后回调 上涨195.74% 去年逾期款2倍净利实控人输血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20-12-09 10:30:15

昨日,凯龙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凯龙高科”,300912.SZ)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凯龙高科首日开盘报52.11元,上涨195.74%;盘中最高报63.34元,上涨259.48%;最低报52.11元,上涨195.74%;收盘报63.03元,上涨257.72%,成交额11.26亿元,振幅63.73%,换手率74.57%。

截至今日收盘,凯龙高科报56.78元,跌9.92%,成交额8.05万元,振幅9.57%,换手率53.24%。

凯龙高科系一家专注于内燃机尾气污染治理、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环保装备供应商,主要从事内燃机尾气污染治理装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主要研发生产销售运用于内燃机机外的尾气污染治理装备。

凯龙高科于12月7日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发行数量为2800万股,发行价格为17.62元/股,保荐机构为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为郑佑长、李邦新。凯龙高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臧志成,控制公司50.65%的股份,其中,直接持有公司42.91%的股份,通过无锡凯成控制公司7.74%的股份。

凯龙高科募集资金总额为4.9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为4.47亿元。凯龙高科最终募集资金净额较原计划少1406.02万元。凯龙高科11月30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拟募集资金4.61亿元,其中,3.48亿元用于发动机尾气后处理系统扩能项目,1.13亿元用于公司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凯龙高科本次上市发行费用为4671.54万元,其中保荐机构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获得保荐承销费用2830.19万元,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获得审计验资费用740万元,北京国枫律师事务所获得律师费用679.25万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凯龙高科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19亿元、11.61亿元、10.67亿元、5.58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319.87万元、7529.07万元、6066.13万元、4762.80万元;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966.26万元、6920.84万元、5308.75万元、4123.04万元。

上述同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08.71万元、1.72亿元、1879.96万元、117.80万元。其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7.49亿元、10.37亿元、9.25亿元、4.69亿元。

2017年末至2020年6月末,凯龙高科资产总计分别为12.80亿元、12.12亿元、14.09亿元、15.02亿元,其中货币资金分别为3485.40万元、2617.45万元、5190.96万元、4622.15万元。

上述同期,凯龙高科负债合计分别为9.15亿元、6.01亿元、7.37亿元、7.81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分别为4.05亿元、1.19亿元、2.20亿元、2.48亿元。

2020年1-9月,凯龙高科实现营业收入8.1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3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17.71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4.1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668.5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6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703.50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7.90%。

2020年度,公司营业收入预计为11.66亿元至12.00亿元,较上年同期变动9.31%至12.5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8240.64万元至9229.98万元,较上年同期变动35.85%至52.1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7098.94万元至8055.02万元,较上年同期变动33.72%至51.73%。

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凯龙高科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4.41亿元、3.68亿元、5.16亿元、6.58亿元;其中,逾期余额分别为4470.29万元、5650.46万元、1.34亿元、1.92亿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根据上述披露数据计算,2019年,凯龙高科逾期应收账款金额是其净利润的2.2倍;而2020年上半年,凯龙高科逾期应收账款金额达到其净利润的4.03倍。

凯龙高科负债高企对赌解渴。据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招股书中,凯龙高科向潜在投资者提示了公司存在偿债风险。实际上,与同业公司相比,凯龙高科的资产负债率确实偏高,偿债能力指标也不占优势。

2016年至2018年,凯龙高科流动比率分别为0.83、0.96和1.42;速动比率分别为0.59、0.7和1.13;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5.45%、71.47%和49.58%。同期内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2.43%、68.19%和55.81%。

同时,该公司报告期内银行借款全部为短期借款。截至2018年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高达1.19亿元。报告期内,凯龙高科资产负债率偏高,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低。

2018年,凯龙高科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至49.58%,不过这并不是凭借自身业务有起色“输血”实现,而是通过股权融资改善了负债结构。

2018年9月,7名机构股东以19.88元/股的价格认购该公司新增股份749.52万股;2018年10月,常州厚生以19.88元/股的价格认购公司新增股份100.61万股。两次增资凯龙高科共计融资1.69亿元。

在引入股东的同时,凯龙高科及实际控制人臧志成同时签订了含对赌条款的《增资扩股补充协议》,对赌条款涉及公司在签署之日起一年半内未能上报IPO申报材料等,将触发控股股东回购股份条款等内容。

从持股结构来看,凯龙高科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臧志成,其女臧梦蝶以及其同胞姐妹臧雨芬、臧小妹、臧雨妹系一致行动人。上述五人共计持有凯龙高科的股份达到59.4%。

由于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必须清晰稳定,对赌协议也成了公司上市的禁区,上市前清理对赌协议成了IPO企业的“常规动作”。提交IPO后,凯龙股份及控制人臧志成在2019年5月与机构股东签署了对赌条款附条件终止履行的补充协议。自公司提交IPO申报材料之日起,对赌协议无条件自动终止。

但附加条件同时指出,如果公司IPO申请未能通过证监会审核,自相关审核结果公告之日起,对赌协议将恢复执行。

这意味着,如果凯龙高科上市失败,实际控制人将面临必须巨资回购公司股份的风险。

事实上,资本市场上不乏对赌失败的惨痛案例。曾制作出《武林外传》等口碑影视作品的小马奔腾,因未能如期上市,遭股东起诉要求控制人回购股份。巨额回购款加上控制人的意外离世,曾经影视业的“黑马”也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不过,针对于此,凯龙高科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与相关投资方签订的对赌协议已经在招股书中作了披露。根据对赌协议,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臧志成将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凯龙高科主要客户破产重整。招股书显示,凯龙高科主要客户东风朝柴经营出现困难,并于2020年3月9日被朝阳中院裁定进行破产重整,公司对其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应收账款6352.73万元按照50%比例单项计提大额坏账准备3176.36万元。

2020年1月15日,东风朝柴的债权人—朝阳兴宇实业有限公司以东风朝柴拖欠到期货款不能偿还、经营恶化、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朝阳中院申请对东风朝柴进行破产重整。

2019年末,凯龙高科对东风朝柴的发出商品金额为1229.98万元,对应的合同金额为1844.21万元(含税),不含税金额为1632.05万元。根据东风朝柴2020年6月30日向公司出具的确认函,截至目前,东风朝柴已经确认接收和控制2019年末公司对东风朝柴的全部发出商品。

在东风朝柴2020年3月9日被裁定进行破产重整后,本公司与东风朝柴按照“现款现货、款到发货、长期供货”的原则继续进行业务合作,同时东风朝柴已经确认接收相关存货,因此,公司于2020年上半年对该发出商品全额确认了收入。

凯龙高科未对该部分收入对应的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此外,2020年5月,发行人、东风朝柴、东风朝柴管理人三方签订《东风朝柴与凯龙高科支付协议》,约定前述发出商品所形成的共益债务,由东风朝柴先行支付300万元,剩余款项由东风朝柴在2020年底前支付完成,2020年6月,本公司已收到该300万元货款。

综上,东风朝柴对发行人2019年末向其发出商品形成的债务按共益债务可以优先清偿,东风朝柴及管理人已制定了进一步的还款计划,且发行人已收到300万元款项,公司前述发出商品所形成的债权收回的可能性较大,其有别于公司2019年末对东风朝柴应收账款形成的普通债权,公司未按普通债权的处理方式进行单项大额计提减值准备,而是按照账龄1年以内预期信用损失率5%对尚未收回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具有合理性。相应,因前述发出商品预期在期后将由东风朝柴使用并形成共益债务,公司于2019年末未对该发出商品进行计提减值亦具有合理性。

截至2020年7月23日,凯龙高科与东风朝柴仍在开展的所有业务共13项,其中,12项为买卖合同,1项为试验台架租赁合同。

凯龙高科回复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邮件表示,东风朝柴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以来,公司与东风朝柴的业务合作持续进行。因此,东风朝柴经营困难,并进入破产重整事项,对公司未来的经营业绩、业务稳定性及未来发展不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目前,公司其他客户经营稳定;公司与其他客户合作关系能够维持公司日常经营。

此外,公司因对东风朝柴应收账款发生大额坏账损失,导致经营业绩下滑的不利影响已经基本消除。

标签:凯龙高科逾期净利实控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