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能力不足又逢子公司"暴雷" 股价上市后大跌八成 幸福蓝海如何应对影视寒冬挑战

来源:投资者网 2020-11-30 09:23:04

作为江苏广电旗下影视公司,幸福蓝海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300258;下简称:幸福蓝海)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降,公司受疫情冲击较大,旗下影院暂停歇业,属于主营业务的影视制作方面,同样未能给公司业务提供帮助。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自身制作能力不足,多以参投的形式参与影视项目,主投电视剧迟迟难上线,电影业务票房收入甚少。公司曾想通过收购的方式补齐制作能力短板,但子公司财务造假,又让幸福蓝海官司缠身,并收到江苏证监局警告。

净利润同比下跌637% 股价上市后大跌八成

10月29日,幸福蓝海发布三季报,数据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双降,营业收入为2.17亿元,同比下滑84.5%,这也是自2016年上市以来营收的最低点,2016年至2019年营收分别为15.38亿元、15.17亿元、16.55亿元和21.38亿元,营收规模均在15亿元以上。

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亏损2.75亿元,同比下跌637.66%。除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实现1.12亿元之外,自2018年的三年来来,公司净利润一直不甚理想,2018年亏损5.32亿元,2019年盈利仅657.17万元。

财务数据不佳的情况下,公司商誉还有所增长,当前公司净资产10.89亿元,而商誉值达到2442万元,占净资产比2.24%,同比上升21.37%,这对于公司业绩来说或许是个隐患;当前公司市盈率为-11.03倍,而公司上市时当期市盈率为22.98倍。

公司业绩也使公司股价难以持续增长。年初,公司股价一直在7元/股左右浮动,2月7日一度低至6.08元/股,9月中旬,公司股价攀升迅速,最高曾达9.74元/股,这或与政策带来的利好消息有关,9月15日,主管部门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将影院上座率由此前的不超过50%,调整至不超过75%。从9月底开始,公司股价又一路向下,截至11月27日报收7.05元/股。

从大趋势看,公司股价自上市以来呈连续下跌趋势,IPO挂牌的第二个月,其历史最高价曾达42.98元/股,与此相比,目前公司股价跌去83%。

单季度数据难见恢复 影视制作能力不足

公司在三季报中表示,业绩不佳主要受疫情影响。而在今年第三季度,疫情有所缓解,单季度数据能更好地说明公司恢复情况。

梳理公司环比数据发现,幸福蓝海第三季度营收达1.26亿元,环比上涨149.46%,但仍未恢复至去年水准,2019年营收最低的第二季度也达到3.69亿元;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仍亏损5070.51万元。

公司营收和净利润虽环比上涨,但销售费用却环比下跌23.37%,为7827.23万元,而2019年四个季度销售费用均在1亿元以上。从影视行业一般规律看,如果公司即将问世的新作品数量下降,那么销售费用也会随之下降。

公司已经销售的作品,虽已确定收入,但短期之内或也难以补充流动资金,缓解经营压力。截至报告期内,公司应收票据为4119.91万元,同比大幅增长7241.25%,公司解释称,变动幅度大因受到银行承兑汇票所致。承兑汇票变现需要一定周期,这或许给公司接下来的投资和经营形成一定阻碍。

从环比数据上难以看到公司财务状况明显改善,从公司影视项目推进上,也难以预判公司长远的发展情形。关于业务范围,公司半年报中写到"公司电视剧业务处于产业链的上游,是电视剧作品的生产者、销售者。"在核心竞争力分析部分中,公司提到"出色的项目研发、制作能力"以及"具备影视行业经验丰富的专业人才和良好的资源聚合能力"。但是在半年报中提到的电视剧项目难以印证上述说法。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播出的电视剧项目共有四部,分别为《冰糖炖雪梨》《三叉戟》《湾区儿女》和《幸福还会来敲门》。幸福蓝海在这四个项目中是参投的一方,而非制作的一方。《冰糖炖雪梨》主要制作方为完美世界影视刘宁工作室;《三叉戟》为完美影视和慈文传媒;《湾区儿女》为广东爱虎;《幸福还会来敲门》为文鹏森奥。虽然在中报里,公司称"电视剧生产中有执行制片方和非执行制片方两种形式",但对于影视公司来说,或许制作能力更加重要,也将是公司长远发展的基石。

另外,处于制作或发行阶段的电视剧有8部,幸福蓝海主投4部,参投4部。这些项目何时才能确定收入,也是未知之数。以公司项目《裸养》为例,该剧为幸福蓝海主投,且在公司年中报电视剧项目表格中排第一位,或可说明公司对该项目颇为重视。《投资者网》浏览百度百科和豆瓣看到,两个平台均显示出品时间为2020年,且该剧官方预告片在上半年就已发布,但时至年末,该项目播出时间仍未确定。

公司电影项目尚处于起步阶段,也未能取得亮眼成绩。年中报中列出的10部影片里,只有两部电影已上映,为《征途》和《第一次的离别》。其中《征途》为网络电影,《第一次的离别》虽为院线电影,但票房收入不高。据"淘票票"平台显示,该部影片累计票房481.1万。按照电影行业分账比例,制作方约实现收入169万,幸福蓝海为参投一方,收入会更少。

收购子公司财务暴雷 补齐影视短板仍属难题

幸福蓝海显然也意识到制作能力欠佳的问题,所以通过收购的方式来加强制作能力,可子公司笛女传媒不仅未能助推母公司业绩,反而拖累了母公司利润,且引来了官司。

就在今年10月15日,幸福蓝海及其子公司笛女传媒收到江苏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文件中提到,早在2016年,笛女传媒称与河北电视台签订的两笔合同,既无证明也未播放,却虚报为确认收入;2017年笛女传媒的三笔合同中,收到的回款也并非业务回款,而是自身的资金;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7月间,笛女传媒通过虚假项目投资等方式,累计占用母公司资金2780万元,且未按规定披露。这一连串违规行为直接导致母公司财务报表数据不实。

目前影视行业中,并购现象并不鲜见,母公司为了保障业绩,往往也要收购对象作出承诺。早在2017年幸福蓝海收购笛女传媒之时,后者就承诺2017年至2021年的五年时间内,实现净利润不低于7500万元、8500万元、9500万元、1亿元和1.05亿元。对应高额的净利润承诺,母公司收购价格亦是不菲,以7.2亿元价格收购笛女传媒80%股份。而笛女传媒2004年成立时,注册资本仅300万元,2016年才提高至3000万元。

2018年,幸福蓝海在内部审计时就发现了笛女传媒财务问题,该年底,母公司就为此做了3.9亿元的应收款坏账准备,计提商誉减值4.8亿元。今年半年报中,笛女传媒净资产已经是-3.35亿元,同期净利润亏损约3296万元,营业净利润亏损2489万元。对于笛女传媒的亏损,公司表示主要有两点,分别为"笛女传媒目前营运资金短缺,上半年发行收入较少","利息费用较高并根据借款协议预估了逾期违约金。"

收购风波带来的法律风险至今难平,根据巨潮资讯网消息,2019年6月,幸福蓝海作为原告将包括傅晓阳在内的17名被告告上法庭,傅晓阳为笛女传媒实控人,余下的被告多为投资基金、投资管理中心等机构,这些机构基本上皆因笛女传媒财务问题而卷入其中。该案涉案金额3.82亿元,于今年1月17日开庭,但只完成了证据交换工作,截至11月底,公司尚未披露最新进展。

不难看出,幸福蓝海急欲剥离笛女传媒,但剥离之后如何填补影视制作的空缺也是一个难题。目前对母公司净利润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有3个,除笛女传媒外,剩下两个为江苏幸福蓝海院线有限责任公司,和江苏幸福蓝海院线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前者主营业务为影片发行,后者为影院投资、放映,均非影视制作。根据半年报数据,两家净利润分别亏损约236万元和1.87亿元。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幸福蓝海背靠江苏广电,基础雄厚,同时江苏卫视和省内其他电视台,也能够成为幸福蓝海影视作品的输出渠道,公司未来尚有发展空间。

标签:影视寒冬制作能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