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联手上市公司剧情继续上演 元隆雅图52倍溢价举债收购网红公司值吗?

来源:第一财经 2020-12-10 10:21:42

网红联手上市公司的各式剧情还在继续上演。不久前,罗永浩“牵手”尚纬股份(603333.SH)的“真还传”刚演完。近日,元隆雅图(002878.SZ)又溢价52倍计划“牵手”网红博主张馨心。

12月7日,元隆雅图披露公告显示,公司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北京有花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有花果”)60%股权,交易对价2.7亿元,本次交易转让对价将分三期进行支付。

张馨心对于很多女性网友并不陌生,她被粉丝称为“原来是西门大嫂”。2012年,凭借一组生活照走红后,张馨心于2016年创办了有花果,运营对象是博主和新媒体账号,其内容着重于时尚、奢侈品、美妆、护肤、旅行、情感生活等。

目前,有花果旗下签约和孵化博主102人。若此次交易完成,“原来是西门大嫂”可以套现1.23亿元。

不过,抛出收购计划的元隆雅图账面资金并不阔绰。截至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为1.77亿元。元隆雅图7日披露的另一份公告显示,公司计划向控股股东借款2亿元,期限3年,利率最高不超过8%。

今年以来,多数上市公司搭上“网红直播概念”后屡遭游资热炒,短期内股价连续涨停,而在热度降温后,多数是昙花一现,基本面未得到改善。

而元隆雅图溢价52倍、不惜融资都要将有花果收入囊中,却并未获得资金热捧。截至12月9日,公司股价收报24.86元,涨2.3%。

举债式收购网红公司

对于此次收购,元隆雅图表示,有花果在行业中属于头部梯队,公司拥有网红博主的系统化运营能力,同时有优质的专业内容持续产出能力以及优秀的对接品牌的商务能力。

需要指出的是,元隆雅图本次收购溢价比例极高。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有花果100%评估值为4.54亿元,账面净资产为851.01万元,增值率达到5230.07%。

不仅如此,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元隆雅图是以“举债式”收购进军MCN界。

12月7日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元隆雅图拟向控股股东元隆雅图(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雅北投资”)借款不超过2亿元,期限3年,利率最高不超8%。

元隆雅图表示,借款是为经营资金运转。但从资金实际用途来看,极有可能就是用于支付收购有花果的交易对价。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77亿元,短期借款1.27亿元。

根据公告,有花果的三名股东张馨心、闫然、余寅作出业绩承诺:有花果2020年、2021年、2022年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应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3900万元、507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张馨心、闫然、余寅分别持股有花果45.8%、29.75%、24.45%股权,张馨心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按照2.7亿元的交易对价计算,张馨心能从本次股权转让中获得1.23亿元。

天眼查显示,有花果成立于2016年,主要从事MCN矩阵博主签约孵化以及内容电商、直播电商等业务,公司利用博主和自媒体账号,向品牌方和广告代理商提供品牌推广和产品推广服务,同时自营美妆类内容电商和直播电商业务。

仅仅成立4年的新媒体公司因何能被上市公司以52倍溢价收购?这或与有花果快速增长的业绩有关。

数据显示,2020年1~9月,有花果实现营收、净利润分别为7932万元、2851万元。其中,广告收入6932.29万元,占比主营业务收入87.40%;内容电商收入分别为465.81万元和621.44万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分别为10.96%和7.84%;直播带货收入303.53万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3.83%。

要看到的是,有花果从2020年刚起步直播带货业务,截至2020年9月30日,直播30场,业绩主要依靠广告收入撑起业绩,直播带货收入比重极小。

上市公司“无惧”直播带货乱象

网红公司已成为上市公司围猎的目标,前者不断寻求资本化套现,后者则寄希望于热点概念炒作。

作为一种新兴的销售方式,直播带货问世初期遭商家、消费者热捧。商家、运营平台纷纷牵手明星、叫卖产品。而随着各大商家平台对直播带货趋之若鹜,越来越多的行业乱象屡现不止。

今年双11,汪涵的几场直播中,因为数据水分太大,被商家投诉,称其存在恶意刷单,给商家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杨坤多次因直播带货引发舆论关注,屡遭质疑。

行业乱象丛生,二级市场监管部门开始对网红产业链公司的资本化态度趋于谨慎。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今年以来,至少已有6家上市公司因并购或是签约网红公司而收到监管问询函。

星期六(002291.SZ)、起步股份(603557.SH)、梦洁股份(002397.SZ)都是年内典型的直播概念股。10月以来,上述三只股票的累计跌幅分别达31.7%、16.4%、10.38%。其中,星期六、梦洁股份的股价较年内最高点腰斩。

实际上,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的投资机构对待网红公司的态度截然相反。一位电商行业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MCN的商业模式类似于艺人经纪公司,MCN机构的网红,既可以是秀场主播、短视频达人,也可以是直播带货机构的主播。但这类公司的经营业绩稳定性不强,做大真的很难,基本就是一时热度。我们接触下来,一般公私募基金对MCN都不太感兴趣”。

而在此次“跨界MCN”前,元隆雅图已经搭上了电商概念。2018年10月,公司收购了从事新媒体整合营销的上海谦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谦玛网络”)。

2019年年报显示,谦玛网络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11亿元,同比增长69.62%;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4514.04万元,同比增长23.90%。或许是尝到了收购新媒体的“甜头”,元隆雅图不惜借款也要收购有花果。

目前,由于对谦玛网络的收购,元隆雅图账面上还躺着1.71亿元商誉。若有花果未来的业绩不及预期,52倍的溢价收购或会是上市公司的“雷”。

标签:元隆雅图溢价举债收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