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重股份实控人易主:85后新主人黄达现身 收购资金来源“有疑”? 钱从哪儿来?

来源:中国网财经 2020-12-17 10:47:33

上市公司鞍重股份的实控人换了。12月11日,鞍重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上海翎翌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翎翌),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黄达。早在10月28日,鞍重股份就发布了股份转让协议公告,其控股股东杨永柱、温萍将其合计持有公司55,309,888股以13.8449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上海翎翌,转让总价为7.6576亿元。

这起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股份转让案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市场和交易所的关注,首先,上海翎翌收购杨、温二人股份的价格明显高出二级市场太多,溢价率达到了87.6%,同时并未选择在二级市场建仓扫货,为什么?其次,从上海翎翌的成立时间来看,其明显是为收购才成立的目的实体,上海翎翌的股东为上海牟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牟清)、上海黔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黔清)和黄达,这两家公司股东为黄达、刘恋恋、张瀑,其中黄达与刘恋恋是夫妻关系。而从股权结构来看,黄达又分别占上海牟清、上海黔清70%股份。

那么黄达是谁?黄达收购资金是哪儿来的?

钱从哪儿来?

市场关注度较高的一点是黄达、刘恋恋、张瀑三人7个多亿的收购资金来自何处。

鞍重股份公告所称,上海翎翌收购的资金均来自于上海牟清、上海黔清的投资款,穿透之后均为黄、刘、张三股东的自有资金,而在此三股东中黄达所占股份最高。

公开信息显示,黄达出生于1989年,布依族,我国布依族主要分布于贵州省。黄达于2012年9月硕士研究生毕业进入职场,目前仍是清华大学环境工程在读博士生。黄达进入职场的时间有7年多时间,其中任职友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友山基金)大约6年半时间并成为该基金的副总裁、投资负责人,其在友山基金的离职时间被表述为2019年11月。

在回答交易所的问询时,鞍重股份表示黄达、刘恋恋、张瀑的资金来源于自有资金,系生产经营所得及投资收益,不存在由其他主体为其代支付收购资金的情形,亦不存在利用杠杆收购上市公司股权的情形,拥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完成本次收购。

在黄达7年多的“打工人”生涯中,2012年研究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时长不到一年,随后他开启了在友山基金长达6年半的任职,据称一直持续到去年11月离职。任职时间最长的友山基金,能让他完成数亿自有资金的原始积累吗?

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统计发现,从2016年到2019年的四个年度里,友山基金的营业收入共计约7.05亿元,其中只有2019年营收达到了4.21亿元,其于报告年份的收入除2016年超过一亿元外,其他年份收入均在一亿元以下,经营性现金流量在报告年份都为负值。

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认为,尽管友山基金是黄达作为“打工人”最长时间的东家,但黄达很难依靠任职一家私募基金数年就能获得数亿元收入,“从公开的数据来看,友山基金除2019年外,平常一年的公司收入最多一个多亿,有时还不到。公司年收入才这些,你说黄达作为一个打工人又能分多少?”。

黄达的收购资金如果是自有资金,那么他是通过什么样的生产经营和投资收益积累了数亿元资金资产?鞍重股份和鞍重股份实控人黄达均未回复记者的书面采访问题。

黄达身份

12月14日,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在基金业协会网站发现,黄达的基金从业证书状态仍然是正常状态,从业机构为友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若按基金业协会公开信息来看,黄达起码在今年12月14日之时仍然处于基金从业正常状态,并且从业机构依然为友山基金。但鞍重股份的历次公告却显示,黄达在友山基金从业的时间为2013年7月至2019年11月。

一个疑问出现了,为何鞍重股份没有在此前的公告提及黄达的基金从业状态正常,从业机构依然是友山基金?

12月14日记者向鞍重股份、友山基金分别发送了书面采访问题。12月15日鞍重股份对此保持沉默,并未回应。友山基金品牌部人士魏莱12月15日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黄达已经去年11月办理离职手续,他(黄达)在外面的事情和友山基金没有联系。她又表示,“黄达十一月份离职,后期因为疫情的影响,办理的比较慢”。

不过在记者向此两家公司发出书面采访问题后,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12月15日黄达的基金从业资格公示信息在基金业协会网站上被注销了,一年都没解决的事情,在收到记者采访问题第二天后就火速注销。

一位基金业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如果基金从业人员从所在基金公司离职,注销所在机构的基金从业证书状态并不难,也不需要多长时间。从去年11月到今年12月14日,基金从业状态正常、从业机构为友山基金的黄达完成了对鞍重股份杨、温两大股东的股份收购并且成为鞍重股份的实控人。

黄达等人收购杨、温股份过程的前、中、后等关键节点,鞍重股份是否知晓黄达的真实身份?友山基金作为一家私募基金又是否介入其中?涉事两家企业均未对此具体问题作出官方正式回复。

上述接受采访的基金从业者告诉记者,基金从业状态正常的私募从业人员以个人名义购买上市公司股份,其所在机构肯定需要避开关联交易之嫌。

友山基金

友山基金成立于2013年3月,起步于贵州属贵州证监局管辖,法定代表人叫何炫。公开资料显示何炫亦是80后,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近年来其公开发言的场次不少。

值得注意的是,何炫在友山基金2013年成立的当年曾卷入到一起案件中。据裁判文书网公开的(2017)黔0102刑初1505号“叶某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何炫曾涉及其中。

上述友山基金品牌部人士对此称,“友山基金没有得到任何判决,和友山基金没有太多的关联。这个事情是2013年之前发生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友山基金”。不过她的回应似与判决不符,判决书明确提到2013年9月底,友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立案侦查,其法定代表人何炫被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与友山基金没有关联,是该公司并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还是判决书表述有误?疑问仍需当年各方给出进一步回应。

围绕着鞍重股份实控人的股份收购案,涉事各方尽管谋划周祥,但仍有不少疑团待解。

多位接受采访的二级市场投资人认为,此次黄达直接以高溢价收购大股东杨、温二人股份的形式入场,带有非常明显的实控上市公司的意图,“收购方并没有选择在二级市场建仓扫货,这是不是表明黄达或者其他关联人接下来要有更进一步的资本动作?”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亦有不少人士表达质疑,鞍重股份是一个实体经济企业,相关方实控鞍重股份后,有持续经营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想法吗?

上述疑问,有待相关方给出答案。(记者正分 唐海涛)

标签:实控人易主收购资金来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