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付天下私有化:支付行业马太效应日益明显 行业大洗牌 留给中小支付机构的时间不多了

来源:时代周报 2020-12-29 09:10:45

支付行业马太效应日益明显。

近日,央行官网最新公布再有4家企业支付业务许可证(下称“支付牌照”)注销信息,如此一来,已注销牌照的支付机构增加到38家,全国范围内拥有第三方支付业务许可的机构现为233家。

12月23日,汇付天下(01806.HK)发布公告,汇付天下将成为要约人PurityInvestmentLimite的全资附属公司,并将撤回上市地位。

汇付天下2018年6月赴港IPO,成为“港股支付第一股”。其时,汇付天下招股价为7.5港元/股。此次,汇付天下私有化要约价格为3.5港元/股,已不足当时招股价一半。不过,这一要约价格较之汇付天下近60个交易收盘日均价,溢价超过50%。

12月25日,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退市并不一定说明公司经营面临问题,“支付行业发展整体向上,否则私有化要约价格也不可能高出50%”。他还认为,港股市场低估了支付企业的价值,且港股流动性也没有那么高。未来,更多的支付公司将愈加倾向在A股谋求上市。

时代周报记注意到,一边是多家中小支付机构业绩不振,一边却是支付牌照价格被互联网巨头越炒越高。今年以来,拼多多、字节跳动、携程相继继通过不低的溢价拿下支付牌照。

市场人士认为,随着监管不断强化以及市场走向细分,第三方支付行业已进入洗牌期,缺少技术能力和场景渠道中小型支付机构的发展堪忧。

中小机构亏损、出售、注销三条路

汇付天下在公告中指出,本次私有化建议“就本公司而言,降低用以维持缺乏融资能力的上市平台而投入的行政成本及管理资源。”

时代周报记者尝试确认汇付天下是否有登陆A股的计划,截至发稿前,未获得汇付天下相关负责人的回应。

其实,汇付天下只是近期退市支付大军中的一员。11月23日,香港联交所宣布,自2020年11月30日上午9时起,中新控股(08207.HK)的上市地位将根据《GEM规则》第9.14A条予以取消。

此次,中新控股退市是由于其未能在2020年7月7日或之前履行联交所订下的所有复牌指引而复牌。

作为先锋支付母公司,中新控股2020年一季报显示,中新控股亏损6000多万港元。

时代周报记者尝试联系先锋支付,电话无人接听;账号主体为先锋支付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先锋支付服务号”,内容更新停留在2019年6月27日。

除了中新控股,2020年7月1日,老牌软件公司用友网络(600588.SH)宣布终止对北京畅捷通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畅捷支付”)1亿元的增资计划,并拟将持有畅捷支付80.72%的股权转让给关联方北京用友融联科技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98亿元。

转让完成后,用友网络不再持有畅捷支付股权,且畅捷支付不再纳入用友网络合并报表范围。虽然用友网络只是将相关股权“左手倒右手”,也足见其并不看好支付业务的盈利能力。

除了退市,剥离支付业务,还一些港股中小支付公司尚在苦苦挣扎。三季度报显示,支付通(08325.HK)收益、毛利分别为2934万港元、1733万港元,较其2019年同期分别减少约75.07%、68.85%。

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东方支付(08613.HK)截至三季度末全面亏损总额为1022.8万港元,经营前景不妙。

12月25日,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支付牌照的价值主要看牌照覆盖的业务范围,包括互联网支付与移动支付、收单业务、预付卡等3部分,其中价值最大的是互联网支付与移动支付。”

一些主打预付卡业务的支付公司,因业务同质化,市场范围收限制,不得不选择注销。12月15日,央行发布消息,安徽华夏通支付有限公司(下称“华夏通”)、御嘉支付有限公司、艾登瑞德(中国)有限公司主动注销牌照,3家支付公司的业务类型均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指出,在数字经济时代,预付卡业务增强实体企业的用户黏性的传统作用正在被市场抛弃。未来预付卡主要应用于巨头的自营场景中,起到的是提升合规性的作用。

傍巨头、抱团都是可能方案

部分港股上市支付公司、未上市的中小支付公司经营状况都不尽如人意。不过,站在互联网巨头的“肩膀”上,一些业绩普通的支付公司正在成为支付行业的“明星”。

8月,携程以4.168亿元竞得第三方支付公司上海东方汇融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汇融”)100%股权,溢价超1000万。

11月16日,由拼多多控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上海付费通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付费通”)26.817%股权以2.37亿元成交,相比评估价1.83亿元成交价上浮近30%。

11月25日,媒体报道,直播电商平台快手收购易联支付有限公司(下称“易联支付”)部分股权,收购方式为“现金+股票”,现金约为人民币3亿元,快手将持有易联支付超过50%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017年财报数据显示,易联支付实现营业收入4.37亿元,净利润为6276.3万元。

此前,字节跳动也已通过收购武汉合众易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合众易宝”)拿下支付牌照。合众易宝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5亿元,2014年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是湖北首家持牌互联网支付企业。

一些业绩较好的支付公司也正在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12月18日,浙江证监局网站公告显示,连连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连连支付”)已同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于近日在浙江证监局备案,拟科创板挂牌上市,辅导期为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

12月25日,连连支付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具体情况目前不方便透露,公司正按照既定目标稳步前进。”

另外,12月15日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网站公示了《中金公司关于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工作总结报告》。该报告指出,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联商务”)已具备上交所规定的有关股票发行上市辅导验收及发行上市的基本条件。

接下来,银联商务将向上交所提交科创板申报材料。如顺利IPO,银联商务将成为第二家登陆A股的支付机构。

报告显示,银联商务拥有全国最大的商户受理网络。2017至2020年上半年(报告期内),受理各类支付交易304.2亿笔,交易金额55.6万亿元,其中线上交易93.2亿笔,交易金额26.1万亿元,交易额占比46.94%。

2020年上半年,银联商务实现营收29.73亿元,净利润1.79亿元,并不逊色于已上市的拉卡拉(300773.SZ)。今年上半年,拉卡拉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5.06亿、4.36亿元。

“支付行业分化趋势愈加明显,但A股和H股的区别可能只是暂时的,中小支付公司依托大型互联网平台的资源导入,或者进行抱团整合还是有可能跑出来。”王蓬博认为。(特约记者陈风)

标签:汇付天下私有化行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