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及旗下子公司多次接受虚开发票

来源:中国网财经 2020-12-31 11:06:55

2020年12月7日和23日,国家税务总局莆田市税务局稽查局(“莆田市税务局稽查局”)集中公示了27份税务文书送达公告和对应的税务处理决定书,其中涉及华北制药(SH:600812)全资子公司华药国际医药有限公司(“华药国际”)。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统计,上述27份税务处理决定书中,13则涉及到华北制药全资子公司华药国际。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此致函华北制药,截至发稿,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全资子公司华药国际获取多家“空壳”公司虚开发票超254份

上述13家企业包括莆田若枫医疗管理有限公司(“莆田若枫”)、莆田君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君昭”)、莆田伟玲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莆田伟玲”)、莆田亚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亚耀”)、莆田兰润医疗咨询有限公司(“莆田兰润”)、莆田哆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康又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普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思烟医疗管理有限公司(“莆田思烟”)、莆田冰双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莆田冰双”)、莆田尔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尔旸”)、莆田冬古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冬古”)、莆田盛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据相关的处理决定书显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莆田市税务局稽查局认定上述13家企业在无实际生产经营、与受票企业间不存在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为华药国际医药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

其中,莆田若枫医疗管理有限公司等12家“空壳”公司为华药国际共计虚开发票254份,价税合计1850.57万元;另一家莆田亚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为华药国际医药有限公司、苏州中化药品工业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14份,价税合计129.4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显示,上述13家“空壳”公司之间在公司法定代表人、大股东、注册地址等方面存在一定关联。

其中,莆田若枫、莆田君昭、莆田伟玲、莆田兰润、莆田亚耀这5家公司均成立于2019年4月19日,注册资本均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均为尤杰,且尤杰均为这5家企业持股80%的大股东。莆田思烟、莆田冰双、莆田尔旸、莆田冬古这4家企业均成立于2019年4月份,注册资本均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均为余彬,且余彬均为这5家企业持股80%的大股东。

据天眼查信息,上述这9家企业的注册地址均为“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涵庭路8号(集群注册)”。

莆田哆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康又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莆田普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盛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4家企业的成立时间均为2017年12月,注册资本均为100万元,注册地址都为“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清塘大道188号万和新城”。

华北制药及旗下子公司多次接受虚开发票

记者注意到,华北制药此前曾因接受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遭通报,此外,华北制药员工还被卷入委托其他企业虚开发票的刑事案件。

据中国网财经此前报道,国家税务总局武汉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武税二稽处〔2019〕69771号)显示,武汉渝之荣宇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在没有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于2018年2月7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对下游共计28家企业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70份,价税合计552.73万元。其中,向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1份,发票代码:4200171320,发票号码:30509942。

今年11月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8月,被告人周娟(湖北上信医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没有真实业务来往的情况下,为湖北俊华医药公司开具虚假的增值税普通发票一份,票面金额19467.6元;2017年5月至2018年8月,被告人周娟接受华北制药公司职工夏某、无业人员王某、上药科园信海医药黄冈有限公司职工徐某的委托,在没有真实业务来往的情况下,分别与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签订虚假“会议服务合同”或“广告宣传合同”,并开具虚假的增值税普通发票。

法院判决,被告人周娟犯虚开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0月15日披露的一份判决书,吴雄伟、朱建忠、李正玲三人先注册鼎硕公司,再集中注册82家小微公司,在没有提供真实推广服务的情况下,为近20家药企虚开发票。其中,鼎硕公司帮华北制药全资子公司华药国际代开发票33份,金额303.1万元;另外还帮华北制药另一家子公司华北制药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华药华民”)代开发票30份,金额271.3万元。

3年多“大手笔”投入销售费用超9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华北制药成立于1992年,曾是我国最大抗生素生产基地。主要产品涵盖抗感染药物、生物技术药物、心脑血管及免疫调节剂、维生素及健康消费品等领域700多个品规。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华北制药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放缓,销售费用却连年攀升,3年多时间投入销售费用超90亿元。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期间,华北制药的营收分别为77.09亿元、92.14亿元、108.8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62%、19.52%、18.09%;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19亿元、1.51亿元、1.5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5.52%、703.03%、1.86%。

同期,华北制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3.71亿元、26.39亿元、31.99亿元,占当期营收比例分别为17.78%、28.64%、29.40%。2020年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华北制药实现营收86.38亿元,同期销售费用为20.42亿元,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达23.64%。

值得注意的是,在销售费用中,宣传费、销售服务费、营销费等费用占据销售费用的“大头”。其中,2019年度,华北制药当期31.99亿元的销售费用中,宣传费、销售服务费、营销费、代理费、咨询费5项费用共计约24.94亿元,占比高达77.96%。

据业内人士介绍,“两票制”实行后,药品流通环节的回扣、返利等费用无法再像过去那样通过多次开发票进行利益分配,随之而来的则是许多药企以咨询费、会议费、营销费等名义大量、大额开具虚假发票入账,进而推高了销售费用。(记者牛荷)

标签:空壳公司虚开发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