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市场带火的不仅是锂 钴镍等金属也迎来一波价格涨势

来源:江苏经济报 2021-08-11 19:59:39

新能源热度已经烧到了上游资源端,锂金属成为备受追捧的明星。今年以来锂精矿价格连续上涨,伴随着锂电产业链供应瓶颈上移,锂矿厂和锂盐厂的话语权重心也悄然转变。

与金属价格齐飞的还有股票价格,Wind锂矿指数在一周内涨幅累计达到5.19%,今年以来累计涨超124%。“很多公司的锂资源项目还在初步规划阶段,股价就已经涨上去了,还涨得如此疯狂。”一位私募投资人士坦言。

7月29日,澳洲主力锂矿厂Pilbara的首次线上拍卖将市场情绪推至高点,1万吨5.5%品位的锂精矿拍出1250美元/吨的高价。相对公司650美元/吨的长单价格乎翻倍。今年3月以来,锂精矿价格快速走升,综合市场数据,锂精矿价格从今年3月约430美元/吨涨至目前超700美元/吨,涨幅已超60%。

锂精矿涨价将传导至下游锂盐价格,根据多家券商测算,此次拍卖标的到岸价至少1300美元/吨,对应碳酸锂含税成本约10万元/吨,相比当前9万元/吨的市场价格仍有上涨空间。机构普遍预期锂价高位运行将至少持续到明年下半年,其中比较“激进”的国泰君安在研报中喊出“锂价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将今年下半年锂盐价格看高至历史前高18万元/吨。

作为锂电池的主要原材料之一,锂金属无疑已经走入了高景气周期。五矿证券分析师孙景文指出,回顾历史,大部分金属牛市行情都伴随着需求侧主导型的变化,锂价上涨的主要因素同样来自需求端。

锂金属下游应用电动车市场正处在加速扩张的阶段。2021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售量达120.6万辆,同比暴增200%,几乎相当于2019年全年的水;在严格的碳排放罚款和高额补贴之下,欧洲也逐渐成为电动车增长沃土;美国总统拜登带来的政策转向逐渐落地,期计划签署行政令要求到2030年美国电动车的比例必须达到新车销售量的40%-50%。

极大的市场空间摆在眼前,锂电产业链纷纷开足马力扩产,动力电池将成为锂需求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安信证券预测,2021年-2025年全球锂需求将从43.4万吨增至92.43万吨,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21%,其中,动力电池领域的锂需求增长率为35%,占比将从26%提升至60%。

然而,锂资源供应侧难以跟上需求起量的速度。安信证券研报指出,在供给主力澳矿端看,2021年澳矿增量以建成产能为主,主要包括泰利森二期60万吨已建成产能投产,以及Mt Cattlin和Pilbara前期因需求低迷主动减产后的复产。此外,部分矿企在价格刺激下已经开始做扩产规划,但多处于融资阶段,预计澳矿短期内增量有限。

“锂矿开采成本中值在400-450美元/吨,目前的锂矿价格对矿企有很强的价格激励。但是澳大利亚疫情影响产能上线速度,南美盐湖开采也同样受到疫情干扰,且盐湖新项目至少需要24个月周期,很难迅速放量影响价格。另外,金属行业都处在景气周期,造成招工难,新项目推进速度低于预期。”孙景文表示。

在紧张的供求关系下,Pilbara拍出的1250美元/吨高价被视作锂精矿的价格信号。鑫椤资讯一位锂电研究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业内对此次拍卖的观点有所分歧,一部分认为高价体现了锂矿资源的紧缺和对未来价格的看好,但也有观点认为竞拍背后可能有资本运作,想拍出高价把锂精矿炒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竞拍仅限于散货,并不影响已经签约的长单价格。但在孙景文看来,竞拍高价不只是短期的情绪反映,更深远的影响在于锂矿定价机制的改变。“此前定价主要基于生产成本和中国锂盐价格,以此选一个比例做公式定价。这些协议基本在2019年-2020年行业底部签订,所以条款对中国锂盐厂是整体有利的。但现在产业链真正的瓶颈在资源而非锂盐环节,竞标模式会彻底打开锂矿价格的上行空间,甚至导致一些泡沫出现。虽然此次拍卖只是边际的量,但会对接下来新投产能、长单调价不排除形成示范效应,这是中国锂行业值得警惕的。”

新能源市场带火的不仅是锂,钴、镍等金属也迎来一波价格涨势。据百川盈孚数据,8月5日国内硫酸钴均价为8.15万元/吨,相比年初上涨40%;沪镍在今年2月22日创下14.9万元/吨的历史最高价,7月30日价格再次来到14.88万元/吨的高位。

钴镍领域同样存在下游企业向资源端延伸的趋势。宁德时代在今年4月宣布以9亿元入股非洲世界级铜钴矿;特斯拉则在7月宣布与国际矿业巨头必和必拓签订镍供应协议,将从必和必拓位于西澳大利亚的子公司西部镍业获取镍。

不过,这两种金属的价格走势并非像锂一样坚挺。随着市场对南非钴原料供应担忧的缓解,国际钴价略有走弱,虽然钴中间品价格稳定运行,但百川盈孚预计短期内硫酸钴市场价格会继续下滑,三季度行情将不及预期。今年3月初,因不锈钢生产商青山控股签订共10万吨的镍供应协议,引发市场对镍供应过剩的担忧,进而导致国内外镍期货价格应声大跌,直到最才逐渐回升到2月份高位。

“金属品种表现好坏核心要看供需之间撕裂的程度,其中关键因素就是是否具备需求刚。”孙景文表示,对于钴而言,三元电池高镍化趋势是清晰的,此外钴资源过度稀缺,且过度集中在刚果(金)地区和嘉能可一家巨头手中,供应链相对脆弱。如果钴价涨幅过高,会加速高镍低钴或磷酸铁锂的替代,反而维持在30万元-40万元/吨的价格更有利于长期发展。镍金属超过70%的应用还是在不锈钢领域,整体电池占比不到10%,拉动作用还不够明显。此外,钴镍三元体系年来还面临磷酸铁锂体系的竞争。

相比之下,锂金属显得更加不可或缺。锂作为电极电势最低、最轻的金属元素,是天生的电池金属,甚至被称为“白色石油”。然而,对锂金属的需求刚不仅造成了短期缺口,还加剧了资源长期紧张的担忧。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秘书长张江峰提供的数据,全球锂资源量折合4.58亿吨碳酸锂当量,储量折合1.12亿吨碳酸锂当量,以70%的比例计算控制储量大约有7800万吨。

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据此测算,上述控制储量在当前电池技术下大致能生产120TWh的锂电池,在碳中和时代每年对锂电池的需求量可能会超过30TWh(前提是那个时候只有锂电一种合适的技术),如果不考虑锂的回收,以现有控制储量来看,锂资源只能满足4年的生产,控制储量即便翻番也不够。不过,全球探明储量仍在不断增长,若地下卤水锂资源能够得到低成本开采,或将填补锂资源缺口。(毛可馨)

标签:新能源市场价格涨势股票价格锂电产业

相关新闻